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确保产粮优势  告别发展弱势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经济观察] →返回首页
更新时间:2015年01月06日 09:27:36

确保产粮优势  告别发展弱势

——对中部地区保障粮食安全的代价与补偿扶持机制的思考
□ 彭道宾/文

    编者按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粮食生产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粮食总产量60710 万吨,比2013年增加516万吨,增长0.9%。至此我国实现了粮食产量的“十一连增”。在如此显著的成绩面前,我们还应清醒地看到,由于资源环境条件约束、农业发展方式相对落后、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不健全等多种因素,农业仍然是国民经济的薄弱环节,粮食持续增产难度逐年加大。我国粮食供求将长期处于紧平衡状态,粮食安全依然面临严峻挑战。当前日益凸显的一个深层次问题是,粮食主产区为保障粮食安全作出巨大贡献的同时,自身经济发展与发达地区的差距日益拉大,严重影响了地方政府抓粮和农民种粮的积极性,经济发展和粮食生产后劲明显不足。我们应以居安思危的心态,正视和解决这类现实问题。本版推出江西省统计局副局长彭道宾同志的文章及相关资料,希望有关的数据和分析,能给读者一定的参考和启发。

    民以食为天,食以粮为源。粮食安全是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国家安全的根基。作为粮食生产基地的中部地区,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种粮比较效益低,中部地区经济呈弱质化成长,越来越严重地影响了当地政府抓粮的积极性和农民种粮的积极性,粮食安全的隐患日益暴露。要确保粮食安全,就必须建立中部地区粮食生产综合性补偿扶持机制,“让农民种粮有利可图,让主产区抓粮有积极性。”使粮食综合生产能力持续提高,在安天下、稳民心的前提下实现中国梦。

    中部地区的尴尬:产粮大区成经济小区

    中部地区粮食生产优势明显,自古以来就有“天下粮仓”之誉。中部六省以占全国23.8%的耕地,为全国提供了40.9%的稻谷和小麦,在全国粮食安全体系、特别是口粮保障体系中至关重要,其粮食生产的兴衰决定着我国的粮食安危。但中部地区在为全国的粮食安全作出巨大贡献的同时,自身的发展与东部地区相比却出现了极为明显的落差,付出了沉重的发展代价,成为产粮大区、经济小区、收入低区、财政穷区、后劲弱区。
粮食生产先进  经济发展落后
    中部地区按照国家的战略部署,在工业化、城镇化加速发展阶段,遏制耕地非农化,加大粮食生产投入,打造高产稳产的粮食生产基地,粮食生产规模成倍扩大,粮食产量居四大区域之首。2013年,中部六省粮食总产量17849.2万吨,比1978年增加9117.7万吨,增长104.4%,高于全国同期97.5%的增长幅度,在粮食产出方面,相当于再造了一个中部地区;人均粮食拥有量494.64公斤,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11.5%。中部六省粮食产量在全国所占比重达29.7%,比东部十个省市24.3%的比重高出5.4个百分点,比西部十二个省区市26.6%的比重高出3.1个百分点,比东北三省19.5%的比重高出10.2个百分点。但在粮食总产量不断增加的同时,这一产粮大区的经济发展却相对落后。2013年,中部六省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26.5%,经济总量仅占全国的20.2%,相差6.3个百分点;人均GDP为35357元,折合5709美元,比全国人均GDP低了15.6个百分点,与全国的差距由2000年的993元扩大到2013年的6551元,相差1000多美元。主要工业品产量占全国的比重大大低于人口在全国所占的比重,如原油只占全国的2.7%、粗钢占21%、汽车占16.7%、发电量占21.9%。全国城镇化率已突破50%的关口,达到53.73%,中部六省城镇化率为48.5%,还在50%之下,比全国低了5.23个百分点。值得高度重视的是,中部六省贫困人口占全国的比重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在上升, 2000年中部六省贫困人口在全国所占比重为25.4%,2013年高达32.36%,13年来攀升了6.96个百分点。
单产不断提高  收入相对过低
    改革开放以来,中部六省粮食单位面积产量不断跃上新台阶,实现了由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到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重大转变。1978年,中部地区每公顷粮食产量2423.9公斤,比全国少103.4公斤,低4.1%;2013年每公顷粮食产量高达5430.7公斤,比全国平均单产水平多54.1公斤,高出1.01%。但在粮食单产不断提高的同时,中部地区的财政收入和城乡居民收入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增长,与通过多占耕地加快资本积累、依靠减少粮食生产来放下包袱的地区相比,形成了穷与富的反差。这一产粮大区,在致富路上负重前行,已明显慢于全国的发展步伐。2013年,中部六省人均公共财政预算收入3336元,比全国少1745元,低了34.4%,存在1/3以上的差距。中部六省农民人均纯收入都不同程度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山西农民人均纯收入仅7154元,比全国低19.6%,是中部六省中差距最大的省份;改革开放前,江西农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现在已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13年为8781元,比全国低1.3%;1978年,湖南农民人均纯收入与全国平均水平相等,以后逐渐出现差距,现在为8372元,比全国低5.9%。中部六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差距也很明显,至少相差3500元以上,差距最大的江西,比全国平均水平少5082元,低了18.9%。
贡献逐渐加大  后劲明显不足
    解放初期,中部六省粮食产量在全国所占比重为27.3%,1978年上升到28.6%,2000年达30.4%,此后多数年份都稳定在30%以上。在保障口粮绝对安全、端牢中国人的饭碗方面作出的贡献更大。2013年,中部六省稻谷产量达8090.9万吨,占全国稻谷总产量的39.7%;小麦产量达5219.4万吨,占全国小麦总产量的42.8%。中部六省输往省外的粮食占了全国的一半。传统稻区目前只有赣、湘、鄂、皖、川等五省有稻谷输出,其中四个省属中部地区。产粮大省河南不仅解决了近亿人口的吃饭问题,每年还调出1500万吨原粮及加工制品,江西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从未间断向国家输出商品粮的两个省份之一。但在粮食贡献逐渐加大的同时,中部地区发展后劲不足的问题日益突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乏力,投资、消费、出口在全国所占比重均低于人口在全国所占比重,与东部地区相比,差距极其悬殊。2013年,中部地区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的比重为23.7%,比人口在全国的比重低2.8个百分点,比东部地区投资在全国所占比重低16.4个百分点,不及其3/5;中部地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占全国的比重为20.4%,比人口在全国的比重低6.1个百分点,比东部地区消费品零售额在全国所占比重低31.9个百分点,不及其2/5;中部地区出口总额占全国的比重为6.2%,比人口在全国的比重低20.3个百分点,比东部地区出口额在全国所占比重低75.5个百分点,不及其1/10。更令人担忧的是,中部地区农户投资占全社会投资的比重在急剧下降,目前已非常低,成为制约农民致富、农村发展的短腿。1985年,中部六省农户投资占全社会投资的22.6%,2000年下降到14.1%,2013年降至3.1%。如不及时改变这种状况,中部地区的发展差距将越来越大,而保障粮食安全的农村,将深陷于发展的谷底。

    中部地区粮食生产凸显四大忧患

    中部地区为了提高粮食产量,保障粮食安全,付出了沉重的发展代价。粮食先进与经济落后、单产提高与收入过低、贡献加大与后劲不足的强烈反差,越来越严重地影响了产粮区政府抓粮的积极性和农民种粮的积极性,中部地区粮食安全的隐患凸显,中国最大的商品粮基地粮食生产发展问题堪忧。
耕地损失之忧
    不少地方政府依赖土地财政,以经营城市之名肆意侵占耕地,有的甚至把良田谎报为荒地出让。牺牲耕地、放弃粮食生产的地区,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往往遥遥领先,经济实力迅速增强,还形成趋之若鹜的羊群效应,危及耕地红线。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结果显示:我国耕地面积为20.3亿亩,人均耕地从1996年的1.59亩降至2009年的1.52亩,只及世界平均水平(3.38亩)的45%。粮食播种面积的大小源于耕地面积的规模。中部六省粮食播种面积已从1978年的5.4亿亩降至2013年的4.9亿亩,35年来减少了5000万亩,常此以往,中部六省将无粮可供外调。耕地的质量也在不断下降,千百年来,农家肥在培肥地力中的当家地位已基本丧失,化肥、农药的大量使用,使地力受损、土壤板结、有机质低、污染严重。耕地退化、甚至毒化,成为保障粮食安全的心腹大患。
谁来种粮之忧
    粮食生产苦、累、脏,而收益却慢、少、险,谁来种粮的担忧绝不是空穴来风。赣、湘、鄂、皖农户的耕地规模约6亩,种植双季稻每亩可挣1505元,一年的收入仅9030元。农民工的月工资水平为2450元,年收入可达29400元,小规模的种植收入大大低于外出打工的收入,种粮一季不如打工一月,农民种粮的积极性不高,尤其是新生代农村劳动力,既缺乏从事粮食生产的意愿,又缺乏粮食生产的技能,农村家庭的理性选择就是,文化水平较高的青壮劳动力外出打工,从事粮食生产的多是妇女儿童和老年人,粮田粗放式经营越来越普遍,土地搁荒现象越来越严重。不采取有效措施,粮食生产后继无人的危机在不远的将来可能变为现实。
水利命脉之忧
    中部地区粮食生产的发展,长期受益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建设的农田水利设施。因当时条件所限,工程设计标准较低,建筑材料质量欠佳,配套程度不高,相当部分已超过规定使用年限,一些水库老化失修,存在诸多安全隐患;一些渠、沟淤塞坍塌,无法正常排灌;一些水毁工程没能及时重建。有的市县领导热衷于抓工业和城镇方面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忽视水利这一命脉之忧,有钱搞重复建设和过剩工业品扩产,无钱搞农田水利基础设施的修建。据2013年对江西10个小农水重点县的抽样调查,87%的农户所在区域的灌溉水库建于改革开放之前,还有3.6%的农户所在区域至今没有灌溉水库。这说明,上述10个小农水重点县在长达35年的时间里,只兴建了新中国成立64年以来不到10%的灌溉水库。在已建成的灌溉水库中,又有24.3%的灌溉水库近10年没有维修加固。再看农村排灌系统,41.4%的农户认为所在村庄的排灌系统较差;认为排灌系统一般的占43.6%;只有15%的农户认为所在村庄的排灌系统较好。由于农田水利基础设施脆弱,抗御自然灾害的能力下降。2013年江西水旱等成灾面积达909.3万亩,占受灾面积的57.8%,比全国高出12.2个百分点。
农技落后之忧
      中部地区经济实力不强,农业科技投入少、增长慢、创新能力弱。乡镇政府财政拮据、债台高筑,无力支撑农技推广事业经费开支,基层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体系不同程度地存在“线断、网破”的局面,农技推广队伍不稳,农技人才流失和转行的问题突出,“孔雀东南飞”的情况比较普遍,高层次农业科技人才匮乏。江西现在77%的农技人员是专科、中专、高中及以下学历;在企业工作的农技人员当中,只有2人具有研究生学历,仅占0.08%,可谓麟龙凤角。农村中小学教育中涉及农业技术知识的内容很少,绝大多数文化素质较高的年轻人又离开了农村,粮食生产新品种、新技术、新方法的示范推广困难。农技部门开展的农技培训活动,80%以上的参训人员为农村留守老人和妇女,不少人接受新知识、新技术的能力低,能够看懂农业科技书刊的人为数不多,很难把专家产量转化为粮农产量。农村基层干部担心,长期下去,不要说农业科技难以推广,今后种田的人也可能找不到了。

    我国亟待建立粮食生产补偿扶持机制

    中部地区是守护我国粮食安全最重要的防线,但耕地损失之忧、谁来种粮之忧、水利命脉之忧和农技落后之忧,如同危机四伏的悬河,一旦溃堤裂岸,就很可能冲毁粮食安全的防线,出现“无粮则乱”的危局!
    我国粮食产量的增长已越来越跟不上粮食消费的增长。2013年,全国粮食需求量为68200万吨,产需缺口超过8000万吨,粮食进口量达到8025万吨,超过全球粮食交易额的1/4,已连续多年成为稻谷、小麦、玉米三大谷物的净进口国,粮食自给率不断下降,2008年就降到了95%这一安全线以下,2011年以来已下降到不足90%,粮食安全的风险日益突出。
    据预测,到2020年我国人口将达到14.6亿,对粮食的需求依然呈刚性增加。“四补贴”等政策实施多年,当初的激励效应逐渐淡化,存在的问题逐渐暴露。要消除粮食安全隐患,始终坚守住我国粮食安全最重要的一道防线。故此,建立中部地区粮食生产综合性补偿扶持机制势在必行。应按照“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统筹兼顾,综合配套,形成包括耕地保护补偿、水利条件改善、科技兴粮事业、粮农教育培训、粮食生产补贴、产区转移支付、粮食精深加工、粮食差价补贴等系列化的补偿扶持机制,通过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改变产粮大区、经济小区、收入低区、财政穷区、后劲弱区的状况,在确保粮食安全的基础上,与全国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会。
    ——建立耕地保护激励机制。一是对严格执行基本农田保护制度,在建设过程中不占耕地或尽力减少耕地占用并做到少占多补的进行补偿,使保护耕地的收益与开发建设占用耕地的收益基本平衡。二是对合理开发可垦荒地、搁荒耕地、边角地、基建损毁土地、废弃房屋和工矿场所增加耕地,发展粮食生产者给予重奖。三是鼓励有机肥生产和使用,综合利用畜禽养殖废弃物,生产经营有机肥的享受税收优惠和化肥运力安排等支持政策;购买使用有机肥产品的享受不低于化肥使用补贴的优惠政策。四是按排专项资金,大规模改造中低产田,实施沃土工程、测土配方施肥工程,扶持农民恢复绿肥生产、增施农家肥,提高耕地质量,建设高产稳产粮田。
    ——强化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机制。一是减免中部地区粮食生产基地政府承担的农田水利建设配套资金,主要由中央政府承担,粮食销区政府适当分担。二是国家应将资金投入和建设项目更多地转移到支持中部地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上来,引导社会力量投资建设粮食主产区的基础设施。三是整合发改、财政、国土、农业、水利等部门的相关资金,集中支持中部地区加强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加强防洪抗旱灌溉设施修建,加强小型农田水利设施和田间工程建设。
    ——健全科技兴粮经费保障机制。建立中部地区粮食生产基地研发与科技成果转化基金,加大粮食生产研发投入,着力提高科技成果转化应用能力。增加新品种科研经费和新品种推广经费,加强粮食生产栽培技术的集成创新和示范推广,鼓励各类涉农企业加大科技投入,开发新品种、新技术、新工艺。加强基层农技推广体系改革与建设,完善农技推广人员的激励政策,探索建立政府购买农技推广服务竞争机制,解决好粮食生产科技进村入户“最后一公里”问题。
    ——推广创建职业粮农教育培养机制。要把粮农职业教育摆在突出位置,率先在中部地区粮食输出大省建立粮农职业技术学院,在产粮大县建立粮农职业技术学校,形成政府主导、行业指导、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的办学机制和多渠道的投入机制,实行粮农职业教育免费制度,培养大批具有粮食生产实践能力和职业技能的高素质粮农。这样,不仅能够有效解决今后谁来种粮的问题,而且能够解决如何种好粮的问题。
    ——改进农业补贴与粮食生产挂钩机制。在“惠农”政策的框架下,加大“惠粮”的力度,使补贴资金增量部分精准地用于扶持粮食生产,真正向种粮大户、种粮能手和种粮合作社倾斜。良种补贴应与良种推广挂钩,提高政策实施效率。要大幅度提高粮食补贴标准,并将粮食直补与粮食播种面积和出售的商品粮挂钩,让粮农发展商品粮生产不吃亏、有钱赚。及时建立农资价格变化与农资综合补贴的动态调整机制,合理弥补粮农增加的生产资料成本。加大农机购置补贴资金规模,增加补贴品种,尽量满足粮农购机需求。对从事社会化服务的农机手实行专项燃油补贴。
    ——完善粮食主产区利益补偿机制。进一步加大对产粮大县的奖励额度,采取奖励资金与粮食产量、质量及调出量直接挂钩的办法,促使优质商品粮生产与财力保持同步增长。进一步加大财政转移支付的力度,减轻中部地区粮食生产基地的负担。进一步加大对粮食生产基地公共基础设施的投入力度,推动当地民生工程和社会事业加快发展,改善人民群众的生产和生活环境,让种粮农民安心种粮。进一步加大粮食生产配套政策扶持力度,完善外出务工农民城镇落户、子女就学、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政策措施,让进城务工农民安居安心,为发展粮食生产适度规模经营腾出更多的耕地资源。
    ——形成粮食精深加工扶持机制。加强粮食精深加工大型关键设备和关键技术攻关研究,延伸粮食产业链,提高粮食产品附加值。要建立粮食精深加工扶持资金稳定增长机制,扶持能带动粮农致富的粮食精深加工重点产业、重点企业、重点项目。改变粮食精深加工企业增值税“高征低扣”状况,减少粮食精深加工增值税收上交中央的比例,增强地方自我发展的能力。
    ——探索市场化的粮食价格形成机制。加强中部地区粮食批发市场建设,培育多元化粮食流通主体,促进非公有制粮食流通企业与国有粮食企业公平竞争,构建由粮食供求关系形成粮食价格的机制,使粮价真实反映粮食稀缺程度。在此基础上,建立目标价格制度,综合一定时期内种粮成本的实际增长和农民合理收益等因素,科学分析判断粮食供求关系和市场价格变化趋势,确定政策性参考价格,实施差价补贴,让粮农分享到应有的利润。
    ——试行东部地区粮食主销省对中部地区粮食主产省的援助机制。一是根据粮食主销省粮食消费量与生产量的差额,从东部经济发达省份筹集一定的援助资金,支持中部地区粮食输出省发展粮食生产。二是国家向粮食主销省收取耕地占用补偿金,再根据中部地区粮食主产省调出粮食的数量,通过转移支付手段,补贴粮食主产省。三是东部地区粮食主销省与中部地区粮食主产省之间建立对口帮扶关系,带动粮食主产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近期推荐]
· 国家统计局召开局党组会...
· 中国统计学会第十次全国...
· 全国统计系统先进表彰大...
· 全国统计系统党风廉政建...
· 全国统计工作会议在京召...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