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深化农村金融改革 广西试点待政策破题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经世导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5年05月13日 09:14:38

深化农村金融改革 广西试点待政策破题

□ 刘伟 何伟/文

    作为全国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地区之一,2009年以来广西部分市县探索建立多层次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创新“三权”抵押贷款机制,营造农村金融良好生态,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部分专家和基层干部认为,下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应当做好政策规划设计,完善财税、抵押、担保等政策法律机制,逐步解决农民“贷款难”、“贷款贵”问题。 
开展农村金融改革试点
成效初显
    2009年以来,广西农村金融改革试点从百色市田东县逐步扩大到全区其他13个地级市的13个县,去年转入全面实施阶段。
    据广西银监局、广西金融办统计,截至去年底,广西涉农贷款余额5478亿元,比年初增加700亿元,增长14.6%,农村金融改革政策红利初步显现。
    其一,创新“三权”抵押贷款机制,盘活农民“沉睡资产”。广西农村信用社大力推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水域滩涂使用权、订单、存货以及农产品未来收益权等抵质押贷款,让农民拥有的各种权利和资产转化为发展生产的“真金白银”,去年1-11月累计发放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住房抵押贷款1300多万元。 
    隆安县那桐镇那桐村香蕉种植大户卢景帅说:“我租了2700亩地种香蕉,用土地承包合同作抵押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贷款,每年追肥、灌溉、喷药都靠它,光去年一年就贷款300万元,真是我们蕉农的‘及时雨’。”
    其二,创新设计金融产品服务,支持特色农业发展。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田东县支行副行长韦海琼说,该行去年创新推出芒果贷款,单笔金额最高10万元、期限最长3年,无需抵押,全年发放279笔2700余万元。
    “每个村屯都有信贷员,每个农户都建有‘经济档案’,在对客户认真调查的基础上,按照群众融资需要设计金融产品服务,更容易满足群众需求。”隆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理事长黄治强说,针对500亩以上的香蕉种植大户,每年拿出3亿元设立金香蕉助业贷款,实行“一次授信,随用随贷,循环使用”。  
    过去两个榨季以来,广西糖市整体低迷、部分糖企亏损严重,农行广西分行农村产业与城镇化金融部总经理谢广龙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行没有‘缩贷’‘停贷’,去年对南华、东糖等47家重点糖厂放贷50亿元,贷款增量7亿多元。” 
    其三,创新构建农村金融体系,培育农村信用环境。去年以来,广西大力营造良好金融生态,完善农村金融服务网络,基本形成分工合理、竞争充分的农村金融组织格局和诚信有激励、失信有惩戒的良好金融生态,使农村金融服务更“接地气”。 
    “这几年,农村信用社正在深入农村底层,发展‘草根金融’业务,并充分利用自身优势,着力培育农村信用体系,扎实开展信用工程建设,出台农民诚信奖励与失信制约办法,让‘好贷好还’信用意识在农村扎根。”广西农村信用联社副主任李少鹏说,截至2014年末,广西农信社为379万农户建立了信用档案,占农户总数的36%;对347万农户进行信用评级,占农户总数的33%;创建102个信用乡(镇)、1378个信用村、2283个信用组。
推进农村金融改革
面临三方面问题
    当前广西农村金融改革处于起步阶段,“三权”抵押法律效力模糊,涉农贷款风险补偿和分担制度不健全,这些深层次问题成为推进这项工作的障碍。  
    “三权”抵押政策制度体系仍不健全。“三权”抵押的基础工作是确权登记颁证,核心要素是流转交易的便利、合法,而目前广西“三权”抵押仍然缺乏明确的政策指导。
    广西银监局农非处处长胡革强说,除林权外,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住房未能成为有效抵押物,有关抵押贷款若出现不良,无法可依。而农民办理林权抵押贷款时,要承担的林权评估费与保险费是借款额的2%-3%。目前全自治区开展“三权”抵质押评估业务的中介机构匮乏,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大都处于试运营阶段。
    风险分担机制仍不完善。崇左市宁明县委常委、副县长陆文崭说:“目前农业保险覆盖面偏低,涉农贷款风险补偿和分担制度不完善,金融机构存在严重的‘慎贷’现象。”
    南宁市十里花卉长廊合作社理事长宋云锦说,合作社租地种植秋风、扁桃、香樟4500亩供应云贵川等地,还准备扩种到1万亩以上,建成广西最大的绿化苗基地。但跑了多家金融机构都贷不上款,理由是这样的中长期贷款风险高,用土地、农作物都不能进行抵押,导致合作社发展规划停留在纸面上。
    农村金融改革基础性工作仍较薄弱。据了解,广西部分地区农村金融意识培养仍显不足,一些农民还不太会用金融工具,更谈不上理财、结算、贷款了。这些基础性工作靠银行一家来推力不从心,而地方政府金融监管服务组织体系不健全,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一些地方甚至被削弱,特别是县一级农村金融改革长期处在“无机构抓、无人员管”的状态。
完善政策机制
调动金融支农内生动力
    业内人士认为,下一步全面深化农村金融改革,需要发挥好政府“有形之手”的作用,夯实有关基础性工作,完善农村投融资政策机制,调动金融机构支持“三农”的内生动力。
    首先,整合资源加强部门协作联动。“推进农村金融改革,必须解决部门各自为政、互相掣肘的现象,也要防止重复建设、资源浪费。”农行广西分行副行长江武成说。
    广西银监局政邮处副处长何滕信认为,推进农村金融改革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应当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金融、保险、担保和司法等部门要做好协作配合,打破现有模式,创新体制机制,将这项工作纳入绩效目标考核,有效推动农村金融改革落到实处。
    其次,研究制订“三权”抵押法律法规。“在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住房抵押贷款上,关键是要研究制订《物权法》《担保法》的相关配套法律,确保有法可依。”胡革强建议,尽快出台“三权”流转和开展抵押的试点管理办法和指导意见,明确抵押条件、价值认定和登记、抵押物的监管与处置程序,尽快在县域搭建农村产权交易服务平台,促进“三权”合法流转,扩大有效担保范围。
    再次,设立“三农”融资担保基金。广西基层干部普遍反映,中央、自治区对农村市场的各类财政补贴、涉农补贴名目繁多、数额不菲,通过不同渠道、不同部门划拨,形同“撒胡椒面”。这些资金若能有效汇聚整合,形成“资金池”,就能发挥良好的杠杆作用,撬动金融机构对农村市场的持续有效投入。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室主任党国英建议,定向支持,精准发力,在广西探索设立“三农”贷款担保基金,解决金融机构的后顾之忧。这种做法在我国已有先例。
    最后,扎实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广西农信社大力开展信用工程建设,不断丰富“信用户”、“信用村”、“信用乡(镇)”的内涵,出台农民诚信奖励与失信制约办法,取得阶段性成效。这一做法值得参与农村金融改革的其他金融机构借鉴。
    李少鹏等人认为,广西各市县要充分发挥政府组织优势,全面登记和采录农户信用信息,推进农村信用评定工作,构建全区统一的农户电子信用档案,建立农户信用信息定期、不定期动态更新和互通共享的长效机制,优化农村信用生态环境。

 
[近期推荐]
· 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在合...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 共享中国机遇 共创美好未...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