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英国“脱欧” 震荡全球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经世导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6年06月29日 09:09:05

英国“脱欧” 震荡全球

□ 张伟/文

    英国“脱欧”公投6月24日出现让许多人震惊的结果:多数英国民众最终决定退出欧盟。英国选择“单飞”,受到影响的不仅是英国自己,其“冲击波”必将震荡欧洲大陆和世界其他地区,欧洲乃至国际政治、经济和社会格局将因此发生深刻改变。
    英国“脱欧”给欧洲乃至全球出了一道难题,反映出这个时代的深层矛盾和发展趋势,其可能引发的巨大不确定性和风险,正在考验着英国、欧洲和全球。
英国:走强还是走弱
    英国1973年加入欧盟前身欧洲共同体时曾大费周章,而如今想要退出也并不容易。英国和欧盟将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开始退盟谈判,预计整个过程长达两年或更长时间。
    英国虽然可以退出欧盟,但始终离不开欧洲,因此还必须与欧盟达成新的协议,涉及经济贸易、政治安全、人员往来等许多方面。
    现在来看,虽然英国拥有很强的谈判能力,但形势并不利,一是《里斯本条约》在内容设计上不利于想要退盟的国家;二是欧盟可能会借机“惩罚”英国,防止其他成员国效仿英国的做法。
    在长达两年或更长的不确定期内,英国在经济和投资方面肯定会受到严重影响,特别是伦敦作为国际金融城的地位将受到冲击。“脱欧”公投之前,英国政府和多家国际机构均出台报告,警告“脱欧”将造成英国经济萎缩和下滑。“脱欧”派主张加强与新兴经济体的联系,扩大贸易,但这一设想能否实现有待观察。
    国内政治方面,英国政坛势必会迎来新一轮洗牌,“疑欧主义”政客上台后,将进一步影响英国与欧盟的关系。此外,苏格兰问题将再度浮出水面,支持“留欧”的苏格兰人可能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
    国际舞台上,英国仍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北约成员国和核大国。在失去欧盟这一后盾后,英国可能更多倚重英美“特殊关系”,但国际影响力势必受到影响。
    说到底,英国民众选择“脱欧”是因为自感束缚太多、投入和收益不符、欧盟前途不妙,但单飞后的英国能否过得更好,仍需时间证明。
欧盟:改革还是解体
    对于欧洲一体化事业来说,英国退出无疑是一个重创。有观察人士之前指出,英国这次“脱欧”公投反映出人们对于欧盟的信心强弱。从结果看,欧盟显然让“大家”失望了。
    英国虽然一直是欧盟中一个“另类”,但作用不容忽视。作为大国,英国不仅能够显著增强欧盟整体实力和影响力,而且在欧盟中起到平衡和制衡的作用,与法德结成稳固的三角结构。英国退出后,欧盟势力受损同时,内部权力格局被打破,法德之间可能产生更多猜忌,“德国一强”问题再度凸显。
    曾经长期报道欧洲事务的英国人保罗·埃姆斯认为,英国退出还可能在欧洲大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助长许多国家的疑欧势力,加大欧盟进一步分裂及欧洲不稳定的风险。
    2009年欧洲债务危机爆发后,欧洲一体化一直处于低潮期,欧洲领导人满足于对欧盟“大厦”的修修补补,诸多问题日积月累,最终导致多重危机。英国退出后,遭遇重挫的欧洲一体化到了关键的抉择时刻。欧洲理事会主席、前波兰总理图斯克近日警告,英国离欧将可能是欧盟和整个西方政治文明解体的开始。
    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认为,英国离开后,欧洲会出现要求拯救欧盟、改革欧盟的呼声。受英国“脱欧”影响,欧盟有可能最终下决心建设“核心欧洲”,将真正志同道合的国家聚集起来,在一体化的道路上更加重质,而非像前几年一样突击扩员、贪多轻质。
全球化:前进还是倒退
    在全球化的今天,英国“脱欧”早就不是一个国家或地区事件,其震荡和影响已经超出欧洲,产生“溢出效应”,尤其可能给全球经济和金融带来系统性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此前警告说,鉴于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英国“脱欧”可能导致市场“休克”,而“一场负面的休克可能导致世界经济再次严重衰退”。
    除了经济和金融领域,英国“脱欧”对国际格局、大国关系的影响和冲击更是不容小觑。
    很多媒体和观察家注意到,欧美国家政坛今年接连出现“非常规”和“反常”现象:经常有惊人之言的美国总统竞选人特朗普出人意料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奥地利极右翼政党候选人差点当选总统,这次英国选择脱离欧盟更是出乎大多数外部观察人士的意料。
    而在这些反常现象背后,却隐含共性,其主要表现为:反对精英阶层、反对现有体制;推崇民族主义、反对全球主义。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爱德华·卢斯注意到,“英国脱欧”的支持者和特朗普的支持者在人口构成方面几乎惊人相似,大西洋两岸的蓝领白人说着同样的语言,渴望重拾昔日的“稳定”。
    这种反建制、反全球化思潮的涌现并非没有原因,以资本、贸易、人员等自由流动为特征的全球化让世界变“平”的同时,并没有让世界变得更为公平。全球化在做大蛋糕的同时,分配上出现了问题,导致一部分群体实际利益受损。实际上,英国“脱欧”派的背后动力是民族主义,其源自于中间阶层崩坏和收入停滞不前,以及对外部环境变化的不安。
    如果说特朗普反全球化的主张还停留在口头上,那么,英国这次决定退欧则撬动了全球化“大厦”的“第一块砖石”。今后,各国是否会纷纷筑起民族主义的高墙,全球化进程是继续向前推进还是大幅后退,英国人的选择给全球化的世界抛出了沉重的问号。

 
[近期推荐]
· 抓住机遇顺势而为 强化合...
· 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在合...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