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挥春

版次:07 来源:中国信息报    2024年02月08日

  ■ 潘榕

  临近岁晚,我和队员们利用下乡入户送新春慰问品之机,为农村地区行动不便、生活有困难的部分调查对象打扫卫生、张贴挥春,为其送去祝福和温暖。

  说到挥春,这是粤语分布区对春联、春贴的称谓。农历新年或立春到来之际,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忙碌筹备各种丰富的年货时,总不忘郑重其事地在门楣处、屋堂里等地方贴上各种挥春。挥春有横的有竖的,约一两尺长、半掌宽,通常以大红为底色。挥春一贴,顿时满堂生辉、喜气洋洋。

  与讲究平仄对仗的传统春联不同的是,挥春通常言简意赅,用一到两字或四字成语表达除旧纳新、纳福喜庆之意。如大大的“福”字,又如寓意吉祥瑞福的“吉星高照”“六六大顺”,象征家宅和顺的“一团和气”“老少平安”,祈求家人健康的“身壮力健”“龙马精神”等等,可谓字字珠玑,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跃然于纸上。同时,贴挥春时要根据其含义确定其方位,不能随性而为。如“大吉大利”通常贴在盆栽年桔上,皆因粤语“桔”与“吉”同音;又如“上落平安”贴在楼梯扶手上、“出入平安”贴在大门的门楣上,“六畜兴旺”则贴在农村圈养家禽家畜之处,十分讲究。

  随着印刷技术的日新月异,过去由书法爱好者挥毫而就的挥春,已通过喷墨或激光技术进入千家万户,行楷字体依然飘逸隽永;同时为迎合老百姓的审美和使用需求,从单纯的纸张书写进化为植绒布等材料印刷,字体颜色从传统墨黑创新出橙黄、鎏金色,把农历新年装扮得更加满堂生辉。

  挥春还记载着我童年一件印象深刻的事。父亲退休前是一名持证上岗的个体中医师,经营着一家小诊所。临近岁晚,父亲会叫上放寒假的我去帮忙把诊所里外打扫一遍,置办点小年货。记得那年小小个头的我在熙熙攘攘的年货一条街上闲逛,东张西望,还挤进地摊挑了十几张寓意吉祥的挥春。回到诊所,我等不及父亲的指挥就准备好糨糊,站在凳子上踮起脚尖把“一本万利”“生意兴隆”等寓意生意蒸蒸日上、财源广进的新挥春一一张贴在墙上、柜子上,完工后得意洋洋地欣赏佳作。没想到为病人诊症完的父亲四顾诊所屋堂后却一脸凝重,把我叫来语重心长地说:“我们经营中医诊所不为财不为利不昧良心,只为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岂能求一本万利?诊所生意兴隆了岂非意味着老百姓个个都生病?要不得!”年纪还小的我听了似懂非懂,只好把糨糊还没干透的挥春一一揭了下来,重新置办。随着年岁渐长,我逐渐琢磨透了父亲这一番话的深刻含义:挥春寄语吉祥本无错,却不是任何场合都适宜,贴错效果适得其反;做人行事若不谨慎守矩,随性而为,终会得不偿失。

  父亲这一番话成为我工作和生活中的信条和戒律,借挥春小小一张纸,提醒我谨始慎终,不忘本心。

作者:潘榕
此报纸需要付费才能观看
激活报卡 购买报纸
激活成功后,该报卡号将与您的账号绑定,将不能取消或者修改
已激活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