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过年

版次:07 来源:中国信息报    2024年02月08日

  ■ 闫蕊

  小时候,总期待过年。

  大人们总说,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后,大街上陆陆续续多了许多摊位,有当场提笔写字卖对联窗花的,爷爷总会驻足欣赏;有卖鞭炮烟花的,一群小孩子你争我抢地挑选着炮仗;有卖糖果瓜子的,小手被妈妈牵着的我总会恋恋不舍地回头观望……

  为了备年货,一过小年,奶奶就开始做麻花、炸丸子、蒸包子,在奶奶双手搓叠揉按间,一块块充满鸡蛋香味的面块变身为一个个麻花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案板上,经过高温的油炸,焦香酥脆的麻花出锅了;刚炸出来的丸子外酥里嫩,咬破酥脆的外皮,一口汁水流淌而出;刚出锅的包子冒着热气,烫得我双手来回腾挪,我仍是想迫不及待地去品尝;这么多吃食中,我最爱吃的是灶糖,甜甜的糖稀裹着芝麻,一口下去酥酥脆脆满口香。

  大年三十,家人们包饺子时总在里面藏进一枚硬币,据说吃到硬币的人来年会有好运气。于是,吃饺子时我就小心翼翼地,生怕硌到牙,吃到嘴里发现没有硬币后来不及失望,连忙夹起下一个继续找寻,就这样吃了一个又一个,直到肚子撑了也不甘心。

  不知不觉又度过了许多个年关。城市的路灯换上了节日的盛装,年夜饭的菜单也换了又换,我所怀念的年味儿,也不是记忆中焦香丸子的味道,酥脆的灶糖也勾不起我的欣喜。

  所以年味儿是什么?我想,是远行者热切归家的脚步,满载游子疾驰的列车载满了憧憬团圆;是家人归来团聚相守的欣喜,小孩子们稚嫩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灿烂;是多年老友相见相约的期待,彼此问候相互寒暄;是对上一年历历在目精彩瞬间的感叹,也是对新年新希望的期许和心愿。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响,璀璨的烟花演绎着大家新年美好明亮的愿望。唯有爱,可抵岁月漫长,祝愿来年大家的生活像手中燃烧的仙女棒一定星星闪闪不负春光。

作者:闫蕊
此报纸需要付费才能观看
激活报卡 购买报纸
激活成功后,该报卡号将与您的账号绑定,将不能取消或者修改
已激活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