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要闻 | 统计导刊(原) | 党建巡礼 | 统计法治 | 基层统计 | 交流思考 | 智慧统计 | 数说民生 | 地区经济 | 行业经济 |
| 脱贫攻坚 | 国际经济 | 经济观察 | 文心副刊 | 青春之声 |
  重点栏目:| 数据发布 |
要“应统尽统”,还要“有头有尾”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潘璠视点] →返回首页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10日 08:54:56

要“应统尽统”,还要“有头有尾”

    上期专栏文章聚焦了“疫情统计如何确保每一个确诊病例能够不重不漏、应统尽统”。也正是在一周前,湖北、北京都发布了有关黄某英由汉返京问题的处理意见。湖北方面的通报显示,黄某英在湖北女子监狱刑满时,因有干警确诊而被确定为密切接触者,后虽有发热但还是被送至高速路口由家属接走。如此,即可断定,她在湖北武汉没有被纳入当地的确诊病例中;而北京市则在公布该病例时即明确,其在“外地发病,不属于本市病例”。
    据此可以判断,这个确诊病例确实漏统了。疫情主管部门应该就此采取具体措施,并针对此类情况作出明确规定,确保每一个病例应统尽统,一个也不能少。
    但是,假如该病例离开武汉时已作为确诊病例纳入统计,是不是就万事大吉了呢?答案也是否定的。当然,如果作为确诊统计,她首先应该被“应收尽收”,进入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和治疗。在治愈出院之后,也还是要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观察。即使观察结束,按照武汉市的相关规定,她也不能外出离开“封城”的武汉;按照北京市的相关规定,她也不能从疫区回到家人居住的北京。
    而本例中,黄某英已经到达北京,不可能再返回武汉。如果经查,她确实已在当地作为确诊进行统计,是否北京市就可以不再统计了呢?如果不再统计,这个病例就有头无尾了。
    早在17年前,笔者在北京市非典办从事疫情统计。2003年4月22日我们报到的第一天,用一整夜的时间,做了一件事——弄清病例的各种状态以及彼此之间的关系。在此基础上,用四张统计表,把所有的状态都归纳进来,把不同状态之间的关系标注出来,使数字与数字之间都能够说得上话,汇总表与明细表、数据库之间能够互相衔接,并使所有人都能够看得明白。
    此次疫情统计,基本的要求应该不会有变,且信息化程度应该比那时有很大提高。当年能够做到的事情,现在应该做得更好。而观察国家卫建委每日发布的疫情数据,也可以从中发现一些数据之间的关系。如累计确诊病例减去治愈出院病例,再减累计死亡病例,就是现有确诊病例。随着疫情的缓解、直至最终解除,确诊病例会越来越少,直至归零。
    如果黄某英在武汉时已经作为确诊统计,但当地疾控部门很难对人已在北京的病例进行后续跟踪统计;而北京又因其属于“非本市病例”而没有进行确诊统计(尽管作为确诊对其进行了隔离、治疗),当然也不会对其后续状况进行统计,这个病例就成为有头无尾的“坏账”。且不知类似情况还有没有,还有多少?
    所以,疫情统计制度应该就此类情况作出制度性的规定。各地不应仅依据病人自己叙述,就断定其“外地发病,非本地病例”,且不纳入本地确诊统计,而应该即刻与原住地疾控部门进行核实。如果确实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即已经确诊的病人没有被“应收尽收”,且到了现居住地,就应由现居住地疾控部门负责起其后续的状态统计。
    鉴于每一个病人基于身份证信息的代码是惟一的,所以在数据库中并非无法操作。虽然确诊病人在它地出现,原居住地难辞其咎且必须追究责任,但既然现住地已经且必须承担起其隔离、治疗等相关责任,完成后续状态的统计,也是其职责之所在。惟其如此,方能确保所有确诊病例不仅“应统尽统”,而且“有头有尾”。至于所住地的失职如何追究,则是另外的问题和话题。
 
[近期推荐]
· 国家统计局党组会议传达...
· 国家统计局评选表彰巾帼...
· 国家统计局党组深入学习...
· 国家统计局机关开展疫情...
· 北京总队选派干部下沉社...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