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培育慈善生长的沃土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和谐中国] →返回首页
更新时间:2010年11月12日 07:42:37

培育慈善生长的沃土

□  金钰/文          

    不久前的两则新闻搅热了与慈善有关的话题。
    一则是在9月底,当今世界第二和第三富有的两位美国人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来到中国,这一次他们是为了让全中国的富商投入慈善事业。
    人还未到,国内已争议四起,有像陈光标这样积极回应“裸捐”的;有质疑其动机和品行的;也有像李连杰这样的慈善践行者,宣称自己已接近失败。
    另一则是中国社科院近日发布的《慈善蓝皮书》透露,2009年我国社会捐赠量按常规性计算达332亿元,相比2007年的309亿元和2008年“慈善元年”的321亿元,分别增长了7.5%和3.5%。企业仍是国内主要的捐赠主体,个人捐赠仅占23.4%,与西方国家占总额80%的民众慈善捐款相去甚远。
    慈善本是一个温暖、愉快的话题,能引起这么多非议和争吵,这正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典型一幕。
    当美国富豪遇到中国大款
    今年6月,盖茨和巴菲特呼吁,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将自己的财富捐出至少一半,以推动世界慈善事业的发展。8月4日,美国已有40个亿万富翁签署了“捐赠誓言”。
    随后,盖茨和巴菲特对50名中国亿万富豪发出邀请信,希望能与他们于9月底在中国就慈善的话题进行交流。
    9月6日,有“中国首善”之称的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光标,以其一贯的高调作出回应,表示将用“裸捐”作为给予“两位先生中国之行的见面礼”。随后,爱国者总裁冯军响应“巴比”,也承诺“裸捐”。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陈光标和冯军这样。在受邀的中国富豪中,绝大多数保持沉默,少数人拒绝了邀请,还有许多受邀者询问是否会要求他们在晚宴上作出承诺。
    拒绝盖茨和巴菲特的人中,有《福布斯》排行榜位居中国大陆首富的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宗庆后说,他想捐不用劝也会捐,不想捐谁劝也没用。但从内心来说,他并不欣赏动辄就捐资产的慈善行为。因为在他看来,捐出全部资产的行为背后,不过是无法支付高额遗产税和企业避税的变通做法,并不是真慈善。
    和他持类似观点的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说:“其实捐出去,真的挺难的。我觉得,我交给谁钱,他能管得好吗?”
    中国大款们表现出来的担心和犹豫,被敏感的媒体抓住并大肆炒作。
    在2009年央视春晚上,小沈阳说,人生最悲哀的事情是人死了,钱没花完。舍不得买一碗面的赵本山说,最悲哀的是人还活着,钱没了。在大众眼里,中国大款们也许更认同拥有私人飞机的赵本山。
    美国悠久的捐助传统
    其实,与其诟病中国大款们的“为富不仁”, 我们更应该关注美国富豪们与众不同的财富观和他们背后源远流长的捐助传统,以及盖茨和巴菲特这样的人诞生的制度环境和文化环境。
    从历史来看,美国慈善传统的根基不仅在于有更崇高的使命感在牵引着人们的良心。很多美国人的捐助习惯是从给宗教组织的“十一奉献”开始的,也就是将每月或每年收入的十分之一交给教会。有了这样普遍而持续的捐助,信仰团体成为了美国私人财富最集中的组织。实际上,从最初的建立到后来的发展,美国社会就是通过这些团体运转起来的。
    在以信仰为根基的慈善传统中,一些没有多少信仰的人也深受影响。比如,安德鲁•卡内基在1889年发表的《财富福音》中有一句广为传颂的话:“如此富有地了结一生是可耻的。”这充分体现了与众不同的财富观。卡内基捐出了大部分的财产。通过这些财富形成的基金会,帮助建立了2000多个公共图书馆、7000架教堂管风琴、著名的卡内基梅隆大学以及各种音乐厅、研究所。
    基金会成为帮助社会健康运转的重要力量。大量的私人财富得以进一步集中起来,由专门的人员和组织进行管理和使用。目前,美国大约有7.2万个由私人募捐建立的基金会,掌握着接近7000亿美元的财富。
    美国的慈善业具有丰富的自治经验。与慈善有关的法律和规范不是通过政府自上而下形成的,而是由无数的个人和团体经过几百年时间相互磨合的结果。绝大多数慈善组织都不是通过政府发起成立的,而是由个人和团体自发产生的。
    与包括欧洲在内的很多国家相比,美国的慈善业发展更为充分的原因还在于政教分离的原则。任何信仰团体都不能得到政府的资金支持,从而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政府在信仰事务方面可能扮演的不公正角色。
    对于政府来说,主要由私人财富支持的慈善业大大减轻了政府的负担。事无巨细的种种社会问题并不需要全部由政府直接负责。
    研究慈善的美国杜克大学教授弗莱斯曼认为,上个世纪末到这个世纪初的商业创新运动创造了巨大的财富,随着创造者们的离世,将会发生巨大的财富转移。美国慈善事业将会因此迎来一个黄金时代。
    重在培育慈善的土壤
    美国《福布斯》杂志在今年3月份公布了全球年度富人排行榜。中国内地拥有10亿美元财产以上的人数达到64个,仅次于美国的403个,位居世界第二。
    9月上旬,英国的慈善救助基金会公布了世界第一份全球捐助指数排行榜,澳大利亚、新西兰并列第一,爱尔兰、加拿大并列第二,瑞士和美国并列第五。中国大陆位居第147位,香港位居第18位,台湾位居第72位。
    对于中国来说,国土面积广大,人口众多,为慈善事业充分发展提供了现实土壤。从构建和谐社会的高度看,发展慈善事业符合构建和谐社会的内在要求,因为它能弱化因贫富差距带来的社会不公,均衡社会财富,缓解社会矛盾。
    我们中华民族从不乏扶危济困、乐善好施的传统,现在又产生了让世界瞩目的富人阶层。这些能孕育出中国慈善的黄金时代吗?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庆安认为,现代慈善是一种文化,更是一种文明,并不是谁有钱谁就该多掏一点出来这么简单。中国的慈善事业已经获得了高速发展的基础,但与此同时,中国的慈善理念与制度措施尚未健全,慈善事业正处在进一步发展的关键期。因此,培育适于慈善生长的土壤是当务之急。
    当下国内的慈善环境有许多异化和扭曲,既有违背慈善精神的逼人行善,也有“表态赛”式的被逼行善;有运动式的“派捐”,有名人“诈捐”;慷慨解囊的既不知道自己的爱心是否用对了地方,还要面对可能产生的民间仇富心态;还有已经出生3年但一直没有“身份证”、已陷入困境的壹基金……
    应该说,这些现象都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典型一幕。从积极的意义来看,这些事情能够引起更多人对慈善的思考,包括媒体的不同声音也会对现行的慈善体制和文化产生推动作用。
    对于现阶段的中国而言,无论是财富的积累还是文化的传承,还需要一个发展过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推动。
    我们需要加快培育健康的富有社会公信力的慈善事业,大力宣传新的财富观和健康的慈善文化,激发人们的爱心和社会责任感;要大力培育富有活力的慈善组织,提高慈善组织和慈善工作人员的专业化水平;加快推进慈善事业法制建设,使慈善事业的发展规范运行;完善和落实税收减免等优惠政策,创新募捐方式,建立长效机制。
    我们相信,只要有了适于慈善事业发展的制度环境和文化环境,中国人一定会积极投入这项事业。
    在近日举行的2010年《慈善蓝皮书》发布暨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研讨会上,民政部官员这样展望我国慈善事业的发展趋势:中国慈善事业将在各种矛盾和挑战中不断前行,慈善事业将成为最具活力的行业和产业。
   

 
[近期推荐]
· 全国电子商务交易额上半...
· 企业创新亟待突破人才瓶...
· 我国制造业企业技术创新...
· 2017年研发加计扣除政策...
· 深入开展宣传动员 确保普...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