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一生爱着花梨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和谐中国] →返回首页
更新时间:2012年09月18日 08:46:29

一生爱着花梨

■ 郑永利/文

    在海南,有很多朋友经常问我:“老郑,你是哪里人?”每一次同样的提问,都能勾起我对过去岁月的美好回忆。记忆的拉链一开,内心的杂陈真的像海一样翻腾,有时,不能控制自己。
    我1979年来海南,在昌江、白沙做木工,那时候主要是做硬木家具。比如菠萝格、荔枝木等等,按现在的话儿说,虽说不是精细活儿,但那是起步,积累了经验。那一年,我19岁。
    俗话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当时浙江老家不像现在,还很穷,饿肚子,吃不饱是常有的事。那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一个好工作,再苦再累也不怕,只要能填饱肚子,没有一点过高的奢望。就这样,我在昌江和白沙一干就是10年。给人家加工家具,要的工钱很低,就知道拼命地干活儿。周围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对我都很友善,加上海南的天气也好,不热也不冷,就慢慢地喜欢上了海南。也就是在那时候,我认识了王明珍。那些年,明珍主要帮药材公司收药材。南药里边有很多名贵药材,都产于海南,海南黄花梨在中医里叫降香,是一种很好的药材,他当时也收购黄花梨。可以说我认识了王明珍,也就开始认识了黄花梨。我就很好奇地询问,这黄花梨怎么还可以论斤卖,到底好在哪儿?以斤论价,说起来,很多人可能认为像天方夜谭一样,那时候也就是几毛钱一斤。从这个时候开始,黄花梨在我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1990年我来到海口做木工,有些领导委托我帮他们做花梨家具。这时候,对我一生来说是一个大的转折,从认识上也有了新的提高。以前,只是知道花梨主要做药材,提炼花梨油出口创汇,也可以做家具。但这时候,我亲手把大料变成了家具,黄花梨细腻的材质,光滑得像玻璃,花纹也漂亮。不像其他硬木家具,怎么加工都达不到花梨木的效果。这时候,我心里就一直纳闷,心想,这么好的木头,在浙江老家怎么没有呢?当时,还天真地想,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南海,不知道有没有花梨木做的家具,要是没有,那多可惜呀!
    通过连续几年加工花梨家具,对花梨的感情也在一天天加深,求知的欲望也越来越强。通过书本和老师傅的言传身教,我开始知道,黄花梨在明代就是贡品,只有上层社会的人士才有资格享受花梨的尊贵。但是,书本上说黄花梨由于过度砍伐,早就灭绝了,在海南已经没有花梨木了。而我帮人加工的花梨家具,人家又说这就是古代皇宫里使用的黄花梨。为了搞明白,这种加工的黄花梨是不是明代同样品质的黄花梨,我就暗下决心去搜集资料、请教名家。
    我记得很清楚,1996年11月份,我带了几块上等的花梨木,来到北京琉璃厂,漫无目的地去找专家鉴定。找到北京古玩界很有名气的李广福先生。他说你拿的花梨木是典型的明式家具的材质黄花梨,从纹理、香气、品质各方面判断,都是对的,还要买我随身带去的几块料。我当时别提有多高兴啦,就觉得北京真好,李老师是一个有眼力的专家,就把那几块料送给了李广福先生。后来,又根据李老师的要求,我精心挑选了几件新制作的黄花梨家具,搭乘运货的卡车,拉到了北京城。这时候,已经临近春节,李广福先生很慷慨地拿出5万元钱,买下了那几件家具。我当时眼泪就流下来啦,我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嘴上直说,唉呀!这下要过个好年啦!等过完年,多收一点黄花梨。按照时髦的说法,我那叫第一桶金。
    从此以后,幸运之神就关注到我了。1999年5月,经河北的一个朋友郑国奎介绍,我认识了北京著名的红木材质研究专家周默先生。当时,我住在海口园路里村,旁边都是猪圈,臭气冲天。但我每天都很高兴,因为,一天到晚都在做花梨家具,猪圈的臭气早抛到一边去啦。周默是一个大学问家,我非常羡慕他渊博的知识。他看到我存放的花梨木后,非常兴奋,比我还要高兴。那美好的一幕我至今都不能忘怀。周默先生由于兴奋,完全忘记了周围臭哄哄的猪圈,也不在意地上到处都是猪粪,鞋子上也粘满了很烦人的猪粪。他在猪圈旁边走来走去,很兴奋地用手机给北京故宫的胡德生老师打电话,他当时哪是给胡老师通话,简直就是在喊:“胡老师,我在海南找到宝啦!”
    当天,周默先生挑选了一批花梨木,我以每斤18元钱的价钱转让给他。也正是这每斤18元钱的花梨木,再一次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连续几天,我都彻夜难眠,激动不已。我在想,周默和胡德生老师,都能对我收藏的花梨木给予这么高的评价,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对黄花梨投入更大的热情呢!说来见笑,那天周默老师称过挑选的花梨木后对我说,老郑啊,你去银行开个账户,我把钱打进你的账户。我和老婆一商量,以不能商量的口气说,那怎么能行,就一个小本本上的账号,就证明钱打进来啦?我不相信,我要现金!尽管钱不是很多,但周老师还是满足了我的要求。要知道,那时候哪知道银行的这些门道啊!再后来,我在北京认识了胡德生老师和大收藏家张汉先生。并在朋友的帮助下,拜访了明式家具的研究大家王世襄老前辈。这几位在全国闻名的大家,多次对我给予当面教诲,一点都没有专家学者的傲气。手把手地教我明式家具的榫卯制作、尺寸比例的和谐搭配、板材颜色和纹理的组合等等。使我从一个偏居一隅的小木匠,发展到对明代家具的精髓有了深刻理解,对海南黄花梨的认识有了质的飞跃的人,人生修养也进入了新的境界。就像明式家具不饰繁华、简洁朴素的品质一样,我非常厌烦清代家具华丽风格的滥觞,做人的道理也是这样。
    前几天,又有上海的朋友问我老家在哪里?我满怀深情地告诉他,我1979年来海南,当时19岁,至今热爱、眷恋海南这块热土,海南的—方水土养育了我。我要大声地说,我家在海南,我是海南人!

 
[近期推荐]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会议...
· 走向海洋强国新航程提速
· 依法防治大气污染建设美...
· 强调加强绿色发展统计 服...
·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