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一家人画画,蛮好的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和谐中国] →返回首页
更新时间:2012年10月25日 08:50:17

一家人画画,蛮好的

■ 颜新元/文

我跟老婆刘雪纯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居室里画画,我儿子颜开在他工作的北京理工大学和在中央美院隔壁的一个楼顶上画画,我的女儿弯弯则在北京酒厂国际艺术园区我们家的“庄子湾”画室里画画。以前,我们家四口人,四口人画画,前两年,在外企做摄影师的儿媳妇宁静和在高校做管理的女婿滕雄也都以业余画家的形式加盟到这个家里,这个家变成了六口人画画的家了。一家人都画画,我觉得蛮好。
关注美,心里的阳光灿烂一些
我是个乡下人。我知道过去的乡下人都很穷,但是,过去的乡下人大都很快乐。他们除了农忙的辛苦,许多的工夫是忙四时八节的造房子、雕屋梁、耍花灯、舞狮子、唱山歌、打乐器、剪窗花、绣枕档、耍皮影、画葫芦……大家在民俗艺术的那根链条上各行其是,各得其所,家家户户都浸泡着雕出来的、绣出来的、唱出来的、画出来的鸟语花香,人人心里边喜气洋洋地哼着小调入睡,哼着小调出工。那种有限的自然供给与无限的人文光辉和谐与共的境界一直影响着我。也许是这个原因,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在有意无意间,我们坚持着与家人一起把对美的发现、对美的表达看得比富裕更重要。
      我与夫人携家带小跌跌绊绊地从湖南省桃江县的乡下进到县城、进到省城、再进到京城。把孩子双双送到中央美术学院拿到学士和硕士学位,应当说,全过程都充斥着进城农民工的苦楚。1995年,我带着家小在长沙打工。春节,没钱回乡下过年,没钱为孩子们买年货。为了不让孩子们看出破绽来,我拿一部破相机在雪地上教他们“收集素材”,嘴脸笑着,心里可苦得很,不知道过了年该往哪里去讨生活。12年以后的一天晚上,北京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举办联欢晚会,来了从全国各地来参加孩子们毕业典礼的许多家长。主持人许平教授说:有请一位研究生的家长和一位本科生的家长,这两位家长是同一个人……于是,我被请上台。在那一刻,我脑海中就闪现了带着两个孩子没钱过年的那一幕。
弯弯是我的小女儿,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在北京酒厂国际艺术园区我们家的“庄子湾”画室一个人静静地呆着。起先,她东一张西一张地画些独幅油画,也时不时在国家级核心期刊《美术观察》等处发表那些作品,间或拿些她的旧作新作参加全国美展和北京地区的群体展览,尽管这样,我仍然为她担心,担心她缺乏对社会、对生活的体验,担心她一个人呆久了会失去快乐。有一天,她去北京大学礼堂领奖——一本由她自编自绘、表现精心养育的一只黑猫的故事的图画书《黑米走丢了》获得“信谊”图画书佳作奖。领奖台上她发表感言说,我辈没有经历战争或苦难,但是,这不代表我们“80后”没生活。关心真实地发生在我们身边具体的哪怕是细小的事情,也便成了我辈的生活。听到她做一个绘本画家的宏大计划才知道,在我眼里我们家最为稚嫩的艺术个体其实也已经在独立中变得成熟,审美活动已经自自然然地赐予了她心田足够多的阳光。后来,她争取到一些下乡采风写生的机会接触社会,积累生活,着实充实许多。弯弯很快成了我们家真正专职的青年画家。
追求创造,文化底蕴厚一些
一段时间,集居北京的不少玩“当代”的大腕在国际艺术品拍卖活动中动辄卖出数千万元的天价,接下来在北京“798”的文化市场里,不少表现“颠覆”观念与现实批判的貌似使命感颇强的玩意儿赫然地林立于各处,其中大多是对社会缺乏真知灼见却一味模仿国内外前辈成功人士作品表面形态的浅薄之作。我为此很是担心我家“80后”的儿子颜开会不会染上表面时尚,实则陈腐的习气,暗暗地害怕我家的公子也把他的车辙推到那条人潮蜂拥的狭道上去。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他将自己在四川美术学院本科学油画、在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学设计的不同专业知识恰当地结合起来,利用京都百年老树的纠结肌理作成系列图片作品,后来又回到家乡采撷生活实景作成系列作品,利用我们家庭的民俗艺术藏品作符号元素做成一组组的系列,并将这些作品一个系列一个系列地推向国际、国内参加群体展览和个人专题展览。最近,颜开又抓紧做他一套新内容、新风格、新材料专利发明的绘画系列,还真是颇有些新意。现在,在他所工作的单位,颜开成为了有一技之长、独当一面的青年教师。
保持个性,生命价值大一些
在我们家里,夫人刘雪纯的油画画龄最短。她画油画是孩子上美院的时候才开始的。那一年的暑假,孩子在家画完画扔下一堆油彩上学去了。夫人帮孩子打扫“战场”,觉着扔掉那么多没有画完的油彩太可惜,便试着画起油画来。我们家里的民间刺绣藏品成了她直接借鉴的第一来源。后来,她又从民俗木雕和绘画等旧物上找营养,抱着“吃什么、补什么”的态度去乡野采风,向老师请教。没两三年工夫,却也画出了一大堆的作品来。在我们举家迁往北京之际,她在长沙办了个人画展,没曾想把省城里很多画界名人和主要媒体都惊动了,几十张作品被买走。一夜之间,她由一个在某公寓打扫卫生的保洁员成了某媒体报道的“中国毕加索”。她对绘画良好的感觉也与她年轻时候作刺绣、作剪纸、作版画的经历分不开。在儿女们还很小的时候,为了学剪纸,她曾背井离乡地一个人从湖南乡下跑到新疆乌鲁木齐,一呆就是几个月。定居北京以后,刘雪纯便一发不可收拾,除了做家务,她所有的时间几乎都是在画画。画幅也从一尺见方画到几米见方,题材从花鸟到风景到人物、从历史故事到现实场景,范围越来越广。为了采集“生活”,她先后到上海、湖南、苏州、山东、四川、贵州、青海等地采风写生,率先成了我们家里第一位真正的专职“老画家”。
      由于夫人对民间艺术感知来路的独特性,还由于她一直那么固执地坚守自己的习性,刘雪纯的稚拙风油画似乎成了当下中国油画中特立独行的一种。著名画家曹力先生曾邀请她到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展览中作特邀画家参展;著名学者田青先生在向英国学者介绍刘雪纯的画作时半开玩笑地用了“世界唯一”这样的词汇。
随缘,觉悟通感的机会多一些
早在30多年前的一次乡村文化辅导员的大会上,一位领导点名批评我,说我的兴趣太广泛,知识面太杂,将来必定一事无成。领导算是言中了。至今,我仍然对生活与艺术中的种种深怀兴趣。种花种草种蔬菜,画水墨,画油画,作版画,作收藏,写文章,做书法,偶尔写一些聊天不聊地的文字,早期还写诗,作曲,搞装修。也许真的是因为兴趣太过广泛,至今我仍未能成为某个门类的专家。但我觉得这样都是随缘,它让我觉着随心所欲。这种随心所欲的舒服使我的生命体会出像农耕时代乡村民间艺人一样的价值来。正是因为我兴趣广泛,我身处任何一个空间都会对一种或多种内容发生兴趣。与人同行采风,别人可能因难寻绝佳的云山雾罩、小鸟怡人而灰头土脸,我却可能在兴致勃勃地关注一块路边的瓷片、一堆俯仰中的灌木林、一条笔直的马路或从农人嘴里发出的一句直白的哲语。
      我以为,作为艺术人的本分,最本质、最核心、最高层面的艺术创造是艺术形式和风格的发现与创造。而人类艺术创造的永无止境的源泉,恰恰来自于人、事、物、情彼此分离聚合的机缘,来自于人类从这不同的机缘中所悟到的独特的通感。随缘,能让人在舒坦的通感过程中自我觉悟。

 

 
[近期推荐]
· 宁吉喆会见美国经济分析...
· 从GDDS到SDDS的统计发展
· 加强统筹协调推动普查工...
· 国家统计局党组召开会议...
· 国家统计局党组理论学习...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