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扶贫路上那些暖心的事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新月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8年04月28日 08:32:16

扶贫路上那些暖心的事

——国家统计局安徽调查总队扶贫专题片摄制散记
■  韩际平/文

    引 子
    春风又绿的三月,笔者在安徽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日子。在合肥市、六安市裕安区罗集乡栗树村和新安镇马河村,我们扛着摄像机,在田野、在农家,踩着国家统计局安徽调查总队扶贫攻坚的脚印,记录下了统计人扶贫路上的一段段故事。
    拍摄杀青于4月2日。当晚6时30分播出的“安徽卫视新闻联播”头条,就是我们拍摄的全省第六批选派帮扶工作总结表彰暨第七批选派帮扶工作动员会议的报道,省委书记李锦斌会见了选派帮扶干部标兵,省委副书记信长星出席会议并讲了话。屏幕上,标兵们身披“全省优秀选派帮扶干部”的绶带,昂首挺胸,精神抖擞,骄傲和自豪写在脸上。后期剪辑时,一个个鲜活而熟悉的画面,带着泥土的芳香,带着攻坚的锋芒,带着扶贫路上的苦辣酸甜,走进编辑机,重新铺展开来……
    心动情动之际
    扶贫,是个老话题也是个新话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成为关乎党和国家政治方向、根本制度和发展道路的大事,扶贫开发成为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底线目标。习近平总书记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闻其饥寒为之哀,见其劳苦为之悲。”人生经历像一部连续剧,有些片段会在某时被激活回放。在安徽调查总队,参加扶贫工作的人员有共同的感受,也有个人经历。
    总队长夏荣坡说:“不同时代的扶贫,内容和方式会不同。记得15年前,我在内蒙敖汉旗挂职旗委副书记主管扶贫,第一次访贫入户时,一位中年妇女从水缸里舀出一瓢浑浊的水叫我尝。她说:‘俺们这的水含氟呀,那氟可邪乎了!你看俺喝得手佝偻了、骨头糠了、牙也黄成这样了!’那水我尝了,又咸又涩,无法想象他们常年喝着这样的水。水是生命之源啊!这次扶贫,水在这里不是问题,但人的问题很突出。”夏荣坡把话拉回当下,“在栗树村,我有个帮扶户,户主张正余,60出头,一直没结婚。他母亲今年虚岁100岁,双目失明。张正余要耕种30多亩水稻田,还要照顾老母亲,不容易啊!”
    栗树村扶贫工作队队员李有舰说:“第一次和夏总队长来这家,心里咯噔咯噔的!一家人住的土坯房地基和墙已经裂开,感觉随时会塌。一见我们,老奶奶就要下跪,吴艳队长赶紧拉起她的手。堂屋的昏暗中,老奶奶期盼的眼神给了我深深的震撼,也感到肩上重重的责任。”李有舰说着,眼圈泛红了。
    在扶贫工作队的帮扶下,现在这家人生活有了很大改善。我们拍下了他家新盖的房子,拍下了张正余的笑脸,也拍下了老奶奶双手合十不停地念叨“感谢呀!感谢!”
    场面让人欣慰但仍有沉重。夏荣坡说:“这样的老人在农村很多,不幸中的幸运是她儿子孝顺、能照顾他。但村里还有很多留守老人,他们的孩子在外打工,无人照顾。其实老龄化不止乡村,城里也如此。白发浪潮来势汹汹,真是难题啊!所以总队把参加扶贫作为年轻人学习的课堂,每年各处室都要组织年轻同志到村里慰问贫困户。农村的发展需要年轻人富有使命感、责任感。”
    栗树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吴艳说起第一次访户很是动情:“那是典型的因残致贫家庭。两个双胞胎女孩儿均有先天性肢体瘫痪,现在20多岁了。小时候为她俩治病家里东挪西借花了很多钱,不但没效果,家里因此更贫了,真让人揪心……”我们拍摄这家时,姐妹俩坐在小板凳上,自己用手搬着凳面一点一点移动着来迎接我们。这让我们很是心酸,但这对姐妹笑盈盈的脸很阳光。“她俩虽然没上过学,却一直和收音机、电视为伴,非常乐观。孩子母亲非常辛苦,为照料姐妹俩不能到城里打工,但又不能不挣点钱,就只好在村里找点零工干干。夏总队长帮扶包户说要找最困难的,我就选了这家。”吴艳说。
    经过工作队帮扶和村里协调,这家人生活有了很大改善。包了十几亩的鱼塘养鱼,自家和承包水稻也有一二十亩,还养了一些鸡、鸭,自给自足没有问题了。全家人就盼着在外打工的男孩早点成个家。“早想把嫂子娶回来了!”姐妹俩高兴地说。但看得出姐俩的脸上好像也有内疚,她们觉得是自己的残疾耽误了哥哥娶媳妇,真是善良、懂感恩的孩子!
    这样的贫困户和这样的帮扶,走访中我们看到了很多,也拍了很多。马河村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队长邓炜炜介绍:“村里有一个聋哑小女孩,家里是贫困户。去年这孩子考上了长春大学聋哑专业。这在村里、乡里都是个大新闻啊。小女孩的家人每次看到我们工作队和村干部,总是感激连连。说心里话,我一方面为这家人高兴,一方面也想,这样一个贫困家庭的聋哑孩子,如果没有精准的扶贫政策,她的人生就不会有这样根本性的变化。她上高中享受到了教育补助,我们还为她争取了民政救济和补助,还有社会各方面的热心援手,加上她自己的努力,是这一切把这个农村聋哑孩子送进了大学。这是一个人命运的转变,是一个社会正能量的展现。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孩子,是点燃贫困村的希望之光。我们扶贫,就是要更多地点亮这样的希望之光。”
    习近平总书记说,干部要看真贫、扶真贫、真扶贫,扶贫开发是全党全社会的共同责任,要动员和凝聚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随着编辑机里镜头一一走过,看着残疾的姐妹俩对我们的依依惜别,看着失明的百岁老人双手合十,看着聋哑女孩手里捧着的入学通知书……不禁感慨:真是“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不管怎样贫困,乐观是抵抗贫困的精神力量;有了扶贫的阳光,脱贫就有了希望;有了希望,生活就有了奔头!
    家事国事之间
    由于拍摄安徽调查总队的扶贫工作,使我们有机会走进了那些默默工作在扶贫攻坚一线的人们。在田间地头、在村部农舍、在驱车的路上,听他们讲扶贫、讲自己的平凡故事,虽是平淡道来,却有不平凡的含蕴。
    吴艳,人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一头短发,一身干练洒脱的劲儿,曾经是一名武警警花。任栗树村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长之前,她在总队任人事教育处副处长。也许是“天命”吧,2017年春天她来到了栗树村。在栗树村,背衬一片竹林,我们和身着一身运动服的吴艳聊了起来。
    “当时按照省委组织部要求,省里要派驻第七批驻村工作队,而且要求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必须是副处级以上干部。任务艰巨,总队长说还是由人事干部挑起这个担子。”吴艳说。
    “没有考虑你是女同志?下来毕竟很艰苦,也有不方便啊。”她回答我说:“有考虑,但几位总队领导沟通、考虑的结果是,从总体情况看,目前最合适的就是我。夏总说我是军人出身,有吃苦的底子和能力素质。”
    “回家怎么商量的?家人是什么态度?”我追问。
    “当时老公出差了,我就和爸爸商量。老爸说你也50岁了,一天都没在农村生活过,扶贫这么重的任务,你要考虑自己行不行、能不能适应。我说情况紧急单位马上要上报人选,没有时间考虑了。我爸爸已经80多岁了,也是军人,最后他说‘你既然主意已定就报吧!我只给你一个提醒,下去如果后悔,适应不了,打退堂鼓很难看。’后来我又和老公通了电话,他让我等他回来,我说等不及了。他说‘你自己决定吧,你不要后悔,这不是开玩笑的’。”聊着自己,镜头前的吴艳,平日里的泼辣干练变成了一派文静。
    说起吴艳,夏荣坡有些不忍:“整个裕安区,好几十个扶贫工作队,女队长就她一个,可以说巾帼不让须眉。”吴艳说:“临走之前,夏总和分管扶贫的邓总都和我说,努力适应农村工作和生活,有困难找党组。说心里话,我很理解党组这个决定,也很感动他们对我的鼓励。”
    栗树村工作队有两名年轻队员——李有舰和汪思源。俩人同住一个宿舍,性格正相反,一个内向,一个外向。小李爱唱京剧、爱唱歌、爱写诗,非常浪漫;小汪性格内敛,细心极了。
    李有舰到栗树村一年,汪思源接同事班来有一个月。李有舰是总队工业调查处的副主任科员,26岁,原本等今年读研的女朋友毕业后就谈婚论嫁,新房都买下了。可这一来扶贫,婚事只好往后推了。汪思源是总队财务处主任科员,他说起自己的难事,还有点不好意思:“我今年34岁了,老婆30岁,爸妈特别想让我们快点要个孩子,一是觉得我们这年龄得抓紧了,二是爸妈被邻居搞得很有压力。爸妈住县城,邻里间常常一起吃饭、喝茶、聊天,邻居总提这个话头,时常会问生孩子的事。我来扶贫,爸妈这个愿望也只能往后推。我考虑,如果有了孩子,我不在家,我爱人一个人既要工作还要带孩子吃不消。”
    人生,一个年龄段有一个年龄段要忙的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具体困难,虽然这些困难并非是爬雪山过草地那般艰难,但听起来平凡的事哪件又不是他们的人生大事?在国事和家事面前,他们虽然有纠结,但知道孰重孰轻,更懂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
    从栗树村到马河村,邓炜炜不断和老乡打着招呼,活脱一个村里人。我调侃他,说看到你想起了“老村长酒”。他说我开车带你在村里转转,于是我们就在车里聊起来。
    “一晃来村里三年半了,任期过了但还没宣布离任。定下来扶贫的时候,我的两个双胞胎女儿才7岁,上小学二年级,现在已五年级了。说实在的,媳妇又上班又带孩子不容易,别说两个,一个都犯难。幸好有时我爸妈能过来帮一手,小孩自理能力还不错。有时媳妇抱怨,我理解,也就不吱声,一回家多做点家务,补偿补偿、安慰安慰吧!在村里隔个一二天就给媳妇和孩子打打电话。两个小孩寒暑假时,我就带他们来村里,想让他们体验一下农村生活。”
    村里有个文化广场,设有村务服务中心、运动场、图书室、幼儿活动室、村民道德讲堂和大戏台,当时正赶上村里新建的农民文化广场演戏。于是,我们赶紧把镜头对准大戏台拍起来。台上一出精彩的庐剧招引得十里八村的乡亲都来看戏,台下掌声、叫好声不断,场面好不热闹——这也是我们镜头里最热闹的片段。在当下的农村,常见的景象是:这里的村子静悄悄,只有留守的孩子和家门口的老人,很是寂寥冷清。空心村的现实令人忧心。
    看完戏,邓炜炜带我们去看广场边上的两棵银杏树。他抚摸着树干说:“我刚到村不久,去看望村里一位叫李士扬的老党员。当时他身患重病,自觉时日无多。但他听我说村里准备新建村部和文化广场时,就说自己有个遗愿,想把家里种植了十几年的两棵银杏树移栽到新村部。这位老党员的遗愿很打动我,他身上大别山革命老区人的情怀特别浓。皖西是革命老根据地,被誉为红军的故乡、将军的摇篮,有很多经历过那个时代的像李士扬那样的老区人,特别值得我们学习。”我扛着摄像机,不仅拍下了这棵树,还想拍一拍关于这棵树的说明牌。“嗨,老党员就是不一样。他的家人说什么也不让我们立这块牌,说老人临终留话了,移栽树不是为了名,是盼着大家都富裕起来,不能立牌子。”邓炜炜说。
    望着这两棵银杏树,我肃然起敬。虽然因季节关系银杏树还未结果,但可以告慰李士扬老人的是,马河村这个贫困村在2017年已被裕安区评为“美好乡村示范村”。
    攻坚克难之战
    安徽调查总队从上到下对扶贫攻坚的认识和决心精准而到位,他们的扶贫工作已形成一个完整的链条。总队党组精选人员、精确部署,住户专项处负责上传下达和具体落实,总队派出的工作队在一线冲锋陷阵。
    我们见到了分管扶贫工作的副总队长邓德平,他多年从事农调工作,主抓农村贫困监测,非常了解基层,熟悉农村情况。他说:“脱贫攻坚是党中央部署的大事。党组书记荣坡同志特别重视扶贫工作,党组一班人对此齐心协力。在工作队员的挑选上,我们选调精干并跟踪关心他们的生活和进步;在工作指导和落实上,我们经常下基层,帮工作队出主意、想办法、解难题。”
    总队专项处是党组和扶贫工作队之间的桥梁,有关扶贫的要求、资金筹划、项目实施、结对帮扶和沟通省直扶贫部门、参加各种扶贫督促检查等等,千头万绪都要管起来。处长邓业轩是一个工作特别细心的人,所负责的工作安排得有条不紊。可是让他谈谈自己,他的话总是岔到处里同事工作如何如何好,扶贫工作队的同志如何如何艰苦、努力上。
    “2015年前在内蒙的扶贫是粗放型的,此后安徽又赶上这一轮扶贫,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精准’二字,”夏荣坡说,“习近平总书记说要下好‘精准’这盘棋,做到扶贫对象精准、扶贫产业精准、扶贫方式精准、扶贫成效精准。落实到具体,要精准到什么程度?全省有多少贫困县、全县有多少贫困村、每个村里有多少贫困户、每个贫困户有几个人……都一一建档立卡,而且要详细分析每一户致贫的原因,探讨哪些途径可以帮助他们脱贫,然后要按脱贫标准落实和检查效果。另外,还有一些非贫困村的贫困户,也不能落下。”
    数字是“成绩”有力的概括。先看马河村:2014年贫困村建档立卡时有136户贫困户,贫困人口399人,村内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农民收入渠道单一、家庭抗风险能力较差。3年的攻坚扶贫,马河村整合政府、帮扶单位以及社会资金900多万元,建设了一批基础设施,落实了一系列脱贫措施,实现了全村脱贫的目标。再看栗树村,扶贫工作队进驻以来,经过多方支持、合作和努力,2017年多项建设和贫困帮扶投入资金约422万元,已实现脱贫30户、126人。
    扶贫攻坚,这些“大数”的背后,是一系列更精准的“小数”。一张张统计表的纵横之间,新修道路、农田、电力排灌站、清淤河道、架设变压器、铺设供电线路,以及引进资金、实施帮扶、赈灾救济、产业扶贫等等数字,都在变化、在提升。这里无法展示每一笔数据怎样来之不易,只能把所见、所闻、所拍摄的故事略述一二。
    扶贫攻坚,要落实一家一户,一点一滴来做。这方面,工作队是个有故事的团队。
    长得高高大大的李有舰,胖胖乎乎儿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朴朴实实的。我们选了一片油菜花盛开的地方听他讲述。“有一家贫困户,十几岁的孩子得了精神分裂症,整天自闭,时有疯癫。孩子父母非常焦虑,家里也因给孩子治病越来越穷。吴艳队长带我们去了这户,大家都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吴艳队长说要想办法治孩子的病,怎么着也得让孩子能正常生活,先把这家的负担卸下来。我们给他家联系了省城一家专治精神疾病的医院,落实了贫困户可以享受的医疗减免,还解决了一部分需要自费的治病款。经过半年多的治疗,孩子大见疗效,出院了。吴艳队长又带我们去看望,孩子父母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看到孩子能独立骑车出去玩,我们心里那个激动也溢于言表。虽说这是我们工作队份内的事,但的确有价值感,有种骄傲和自豪。”
    在省城,住户专项处处长邓业轩也给我们讲:“去年冬天下大雪,栗树村和马河村的雪好大呀!很多地方都一尺多厚。大雪把农村电网电线压断了,有的农户房子压坏了,有的大棚压塌了,有的养殖户鸭子、鸡被冻死了。总队让我们密切关注两个村的灾情,那几天我天天和邓炜炜、吴艳他们通电话。当时村里道路结冰,不敢开车也不敢骑车,他们只好徒步踏冰冒雪跑村跑户,安慰受灾人家,帮他们排忧解难。晚上回去躺在冰凉的被窝里好久暖不过来。李有舰在冰上滑了一跤,腿摔破了也不吭声,继续跑。”
    扶贫攻坚,工作队的同志还调动起统计这个利器。邓炜炜在大学是学计算机的,他知道充分利用信息技术能够大幅提高扶贫工作的效率和质量,就把干统计使用的Word、Excel等数据处理软件运用起来,还手把手地教给村干部。邓炜炜说:“把统计技能用于扶贫工作是我们的优势,不仅提高效率、减少误差,还能提高村干部运用信息技术的能力。”
    “统计人扶贫应该有意识地展示统计特色,这方面我们有尝试、有想法。”李有舰拿出一沓统计分析稿给我们看,“我大学学的是统计学,在总队也有实践,来扶贫总想把统计用上。这样既有利扶贫也不生疏自己的专业。统计扶贫我们有所尝试,比如根据村里贫困人口年龄、学历等数据和情况,分门别类对致贫原因做了细化梳理和精准分析,这样就能有的放矢、精准对位有关扶贫政策和措施来帮扶。我们还准备对村里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等情况详细调查研究,分析留守人群的生活状态、生活质量和未来走向。另外,抽样调查是我们的看家本领,我们准备利用访户等机会,更深入广泛地搜集一些住户、收入等调查的一手资料,为扶贫精准,也为统计方法改革做些探索。借扶贫的天时地利,学学老一辈经济学家做乡村调查的功夫。”
    扶贫攻坚不是单打独斗的事,需要各种力量拧成一股绳,工作队的自我定位和与村干部的配合相当关键。拍摄扶贫工作,我们自然要去听听村里两委干部的声音。
    郑发青,栗树村村书记。他嗓门亮、人直爽:“没得说,工作队同志抛家舍业付出很多。他们理论好,进入角色快,对我们村党建工作促进很大。”村长张恩会有些文气:“吴书记、有舰、思源,还有已回到总队的陈秀美,帮我们跑项目、跑资金,很辛苦。入户访贫他们给农户出点子、帮增收,做得非常出色。有他们帮扶,我们村肯定能出列贫困村。”
    说到邓炜炜,马河村村支书杨训平说:“和他相处这几年,默契,高兴!他这个人脾气好,喜欢和老百姓聊天。村里谁都认识他,连小孩都知道他是干啥的。他有耐心,讲实话,做实事,老百姓爱和他打交道,都认可他。”村长万世东还补充道:“他特别接地气,还接政策的气,我们村干部拿捏不准的事都找他参谋。他称得上我们村两委干部的‘中心轴’,特别注重大家共同协作,形成合力。”
    尾 声
    说是尾声也可说是前奏。扶贫路上,攻坚的队伍一批接着一批,他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邓炜炜完成了在马河的使命,已走上国家统计局六安调查队副队长的岗位。吴艳和她的队友李有舰、汪思源将在栗树村继续他们的征程。
    拍摄剪辑,用镜头说话,我们记录下他们以力再战的心声和憧憬——
    吴艳:我们村未脱贫的还有132户、307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脱贫攻坚,剩下的贫困户都是“硬骨头”。我总在想,怎么能让他们稳步脱贫,直奔小康?
    李有舰:接下来的工作一定强度更大、难度更大,但我们有信心。等我们村的新村部落成,我想带女朋友来看看。
    汪思源:我看到过一家贫困户的老人流泪,心里很难过。为了不再看到这样的眼泪,为了自己不再有这样的难过,我要加倍努力!
    夏荣坡:古语有“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通过改变生存环境、提高生活水平、提高生产能力实现脱贫,还要有巩固脱贫的后续计划、措施、保障。总队的扶贫要立足现实瞄准目标,也要面向未来既扶贫也扶智。 
    日前,栗树村工作队的同志发来照片,告诉我总队捐送两个残疾姐妹一对轮椅。看着换掉代步的小板凳坐上轮椅的姐妹俩,笑容愈发阳光,不禁动容。
    扶贫路上,统计人仍在继续书写着一个个暖心的故事,平凡而生动。

 
[近期推荐]
· 加强改革创新战略统筹规...
· 新开局·新观察⑦
· 全国人大常委会启动统计...
· 新开局·新观察⑥
· 新开局·新观察⑤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