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雷人,六十岁闯入诗坛的黑马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艺术星空] →返回首页
更新时间:2015年07月17日 09:30:55

雷人,六十岁闯入诗坛的黑马

■ 孙印风/文
 
    雷人简介
    雷人,本名雷玉华,1950年生,现居天津。
    讲师、律师、一级建造师、诗徒、译匠、书生。
    专利发明人。天津市民营企业家协会副会长。
从羊倌、民工到成功的企业家到……,他,已儿孙绕膝,功成名就;他,已到颐养天年的年龄,却像一个18岁的少年,满怀激情地冲入艺术的圣地,从几千首诗歌的井喷,到书法的猛进,到微摄影,到翻译:“老夫聊发少年狂!”“左喷诗”,“右书狂”。他很狂,很愤青。“雷人雷诗要越雷池!牛人牛字沒牛脾气!”他就是雷人,他写雷诗,他写牛字。
    在诗歌、书法、摄影、翻译的艺术天地里,雷人60岁开始一路高歌猛进,硕果累累。在中国诗坛艺坛上,他是一匹黑马,是艺术星空里的璀璨明星。
“我的羊倌梦!”今年4月27日天津理工大学“文心诗社”及300多师生、诗人为雷人举办“我的羊倌梦!”专题朗诵会。雷人60岁开始写诗,但是他的诗却十分新潮,语言鲜活,意象丰美,寓意犀利深刻,受到当代大学生的热爱和追捧。文心诗社20多人组成的朗诵团和雷人一起朗诵了《马蹄洼,我十八岁的牧场》等30多首诗。
诗歌篇
反刍诗人 诗说天下
2011-2015年,雷人出版了“谈、情、说、爱”等6部诗集,《雷人诗谈》、《雷人诗情》、《雷人诗说》、《雷人诗爱》、《核黎明》、《雪的颠覆》等别具特色的诗篇。这期间,翻译出版了一部45万字的美国长篇小说《红眼睛蓝了》。
    第一部诗集《雷人诗谈》(作家出版社2011年11月出版),中国的第一部14万字的微博诗集,著名诗人李小雨这样评价:
    唐代诗人白居易说:“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读雷人的诗,给我的印象是他随时随地都在生活中书写生活,像鱼游在水中一样,他捧出诗的波浪。他的诗对生活不拔高也不降低,写出了真实而生动的一面。他不粉饰生活,诗不矫情不造作,直书内心,近距离写诗。读这些冒着热气、直面现实而又五彩纷呈的诗,仿佛一屉屉花色各异的包子,生活的馅,裹着现实主义、浪漫主义、批判现实主义的皮,五味杂陈,让人大快朵颐。雷人的诗,有时也是一种变形记,他把生活写得淋漓尽致而又有所保留,给诗留下想象,给生活留下空间。就像英国诗人、童话作家奥斯卡·王尔德所说:“伟大的艺术家所看到的,从来都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一旦他看透了,就不再是艺术家。”
    这是一部题材广泛的诗集,既有让人心动不已、浪漫如月光般的爱情诗,也有让人拍案而起的杂文诗。读这部微博诗集,读者会感到作者火热的心在跳动。雷人的诗除了内容丰富多彩外,还有幽默、睿智。
    和雷人认识时间不长,雷人创作量非常大,有时一天会接到他好几条微博诗,作者也自诩老夫聊发少年狂。对于诗坛来说,雷人诗龄只有1年多,还是个新人。但他阅历广泛,读书多,还是个翻译家,这是非常强的优势。
    第二部诗集《雷人诗情》(长江文艺出版社,2012),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王家新这样评说:老雷是性情中人,是爱诗之人。老雷的确有点“雷人”。他在现实中比较闷,因此,爱在语言中放电。他的诗闪烁着一串串火花,虽然有时也免不了短路,但他活得比我们自由,写得也比我们自由。别看他的诗写得有点肉麻,他的诗也带刺,有人说他是老愤青,但他确实是一位难得的老愤青。
    第三部诗集《雷人诗说》(长江文艺出版社,2013),雷人把他对诗的最形象的界定放在扉页上:诗是什么?如果世界是一个美人,诗,就是她美丽的眼神;如果世界遇到邪恶,诗,就应该是一柄利剑!著名作家、诗人、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家》原常务副主编杨匡满对雷人的诗也是情有独钟,他的序言十分有棱角:
    在这个时代,一部分文学被奴化,另一部分被边缘化。有的文学只是低吼或者呻吟。原本是文学王子的诗歌不断被边缘化,就在这时候,有人站出来,宣布他钟情诗歌,宣布他为诗歌呐喊,而且喊得那么真诚、那么坦率甚至于“雷人”,他就是60岁的少年人雷人。从一片贫瘠苍茫的大平原上走来的雷人,童年最深的记忆是饥馑。他当过牧羊童,挖海河的民工;当过教师、律师、翻译;当过工程师、经理、发明家——你很难想象他是怎么转换角色的。这个60岁的少年崇拜鲁迅和聂绀弩,他要对充满谎言和暴力的时代发难,“真正的诗歌,应该是号角,而不是无病呻吟”。他醒悟到“堕落往往是先从文学开始的”,他要对“墨水”诚实,雷人于此开始了他诗歌的处女行。相对于当下许多诗人,包括一部分有才华有灵气的诗人,躲避严峻的社会现实,计较个人眼皮底下的琐事,只玩点文字上的聪明或卿卿我我的游戏。不得不承认,雷人是最有血性的诗人之一。
    第四部诗集《雷人诗爱》(长江文艺出版社,2013),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天津文学》原主编冯景元先生用三个“八度”评价雷人的诗:
这是个奇人,生活和文字,在行止中,都是奔逐,野放的。他没有规范,不要用规范管他,他就是他自己的规范。0点睡觉,3点起床,6点再睡,7点起床,就是他的常态。他这样归结自己:闲时做梦,忙时骂娘/不呸月亮,不尿太阳/刚刚正正,数黑论黄/横竖撇捺,乱点沧桑,且日后离开这个世界时,都要“睁着眼睛/进/火葬场”(《从来不忙》)。
    这是一个有情怀、有血性、有沉吟也横蛮的诗人。他把现今诗歌的调子,野放了八度,锥深了八度,提高了八度。头一天写《大象无形》,第二天就写《面膜是一张太平洋》。森林里的一只蟋蟀、翻译的磨擦撞墙,中国地产市场的死胎、马蹄洼儿时放牧吞噬不掉的记忆,南美巴西、阿根廷,回归女性的总统,可以同时出现在他诗里。
    《雪的颠覆》是雷人今年刚刚付梓的第六部诗集。从著名诗歌评论家张同吾先生的评价可窥其一斑:雪是至纯至美的象征,鲁迅曾有过极好的赞美,他说“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隐约着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而朔方的雪,“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灵”,“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雪》摘自《野草》,《鲁迅全集》第2卷第180页)。这篇优美的诗意盎然的散文,写于1925年1月18日。90年之后,雷人在一个雪夜的黎明,寄下了他对雪的另一番的彻悟和咏叹:《雪的颠覆》!
“雪,悄悄地来了,没有预警,也/没有呼啸。
    但是,就在瞬间,她把所有的黑/颠覆得/无踪无影//并且开宗明义:我们/都/属雪///”。
    他以雪为象征,用雪夜黑白两个世界瞬间的寂然变化,看到的景是那样的美,感悟却是那样的深,深得像那“悄悄地来了”的雪。在瞬间,颠覆了我们以往对雪的惆怅。雷人的诗,极形象地揭示了宇宙嬗变的惊人力量,深刻表明了自己的人格操守和审美理想,其中包涵着博爱精神、悲悯情怀和批判意识。他对雪的立意与切入,大大地抛开了以往的诗人。
    如果说雷人的这类诗篇像血液,那是在他的生命中自然流淌的;还有一类诗是他的思想激溅的火花,这类诗篇几乎不加修饰,自由闪灼,自由奔腾。政治、历史、哲学、文化、普世与个别、激情与平和、严整与零乱、精致与粗糙、洁净与污浊,相融汇又相剥离,有的是片面的深刻,有的是奇异的组合,有的长如雨后虹霓,有的短如流星闪落。
    雷人的诗,在王家新眼里,是一番靓丽光彩:
    老雷是个诗迷,一天到晚为诗燃烧。老雷个性鲜明,是个敢说、敢骂、敢爱、敢恨也敢哭的诗人。这样的人在诗坛并不多。   
    老雷把他的这本诗选题为《雪的颠覆》,细细读来,他的诗歌还真有某种颠覆性!他的喜笑怒骂皆成文章的风格,他的不拘一格的写法,会颠覆许多人对于诗的习惯性认知。他甘居“业余”和“玩票”,不像职业性诗人那样写作,也不像绝大多数习诗者那样非要把诗写得像诗。他没有那么多禁忌,他宣称“诗有百美”,他不仅写出节奏之美、画面之美、眼神儿之美,还写出错乱之美、荒唐之美、肉麻之美、指桑骂槐之美、装傻之美、滥用角色,张冠李戴之美等。
    在我看来,老雷诗歌的最可取之处,就在于一个“真”字。这一个“真”字,赋予了他勇气,这一个“真”字,使他很可爱。他真是那种“我手写我口”的诗人,举凡现实感叹、历史评说、个人回忆、旅途中的感怀、生活中的意趣,他随手拈来,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这些诗不仅真率,也不时给我们带来一些意料不到的发现,如:“从此/太阳/不再是太阳神/太阳/成了/阳光的工具”。
我以前曾在一篇短文中说老雷的诗“很雷人”,这主要是指他在诗中“敢说”,这一次,我又读到他的一些别致,在艺术上更用心,也更有他独特韵味的诗,如:《牵牛花》。
    在一个节日里
    森林 凝固成一朵牵牛花儿
    山 凝固成一条牛 被牵牛花牵走
    老牛背负着黑色的沉重和雪白的积蓄
    牵牛花儿跳着猫步
    背着下雪的书包和书包里正在拔节的嫩草
    用风儿牵着老牛 默默地 向着春风的方向
艺术篇
独具方式 独特视角
    今年5月23日,“中国当代诗人艺术展”在上海展出,雷人入选的集诗书摄影于一体的作品,引起观众和诗书同仁的浓厚兴趣,纷纷请雷人签名、合影留念。他的行草潇洒飘逸,与他的浪漫主义抒情,交相辉映,独具一格;他的榜书遒劲、含蓄,与他的诗的磅礴、诙谐浑然一体,互补天成。雷人的书法靓点在于他用自己的字写自己的诗,自己的诗写自己的生活,张扬自己的个性。他的书法风格,像他的诗,新鲜、活泼、有生气、亲切、感人,是时代鲜活的审美。他的书法纵横捭阖,不拘一格又紧贴地气。
他眼中的《书法家》,“操控着/那管/软软的/‘牛耳儿尖刀’/轻轻地/把/宇宙/切割成/黑白两道儿//把/‘遒劲’/留给人生/把‘沉静’/留给思考”。雷人的诗如其人,书如其诗。不仅富有新锐的语言技巧,博大的文化内涵,且有智慧的哲理思辨。不仅对书法痴迷,而且对书法和书法家的理解,让书法家叹服。
雷人对摄影爱好已久,独出心裁。他很少用专业相机,但微镜头拍出的却是大世界。作品《伊瓜苏瀑布》角度妙、色彩丰富;作品《刺破黑暗的晨曦》、《自由的鸟儿》入选《中国当代诗人艺术展》。雷人的诗配画,书传情,融诗书画于一炉,炉火纯青。
刚刚开始的结束语:
“六十自诩”我是个皮小孩
没事儿
牵着风儿
遛弯儿弯儿!
 
[近期推荐]
· 风雨砥砺 壮丽史诗——从...
· 扎实开展清查审核验收全...
· 活力的迸发
· 国家统计局党组理论学习...
· 你的收入变了吗?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