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天人之际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艺苑大观]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6年06月20日 07:49:08

天人之际

——对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的艺术探索和精神世界
■ 吴京蓬/文

    刘佑局,中国著名文化学者、文艺批评家,幻象主义绘画开创者,1955年生于广东揭西。出生于岭南的刘佑局,是岭南画派融合中西的艺术视野和求新精神的继承者。他的幻象主义绘画探究的是“天人之际”的大问题。他的幻象主义绘画,透露出的正是对自身、对个体与自然、对个体与社会的深邃思考,而这正是本文分析的重点。
艺术史框架内的幻象主义绘画
    在对幻象主义绘画进行评价的时候,我们不可避免地需要求助于艺术史。尽管在创作过程中刘佑局吸收了西方的美学观点和表现形式,但这并不能改变幻象主义艺术所具有的中国特质。因此,我们不妨先从中国画的发展源流这一艺术史框架来看幻象主义绘画的价值和地位。
    最早期的艺术往往起源于原始巫术和图腾崇拜,中国也不例外。中国画,简称国画,这个词汇最早在汉代出现,但其本身的起源还可以往上追溯。由于汉字是象形文字,所以我国有书画同源一说。该说认为洛书河图、伏羲八卦、仓颉造字,是书画的先河,早期的文字与绘画并无任何区别,后面才逐渐分离开来。从国画与书法的实际联系来看,这一说法能够得到证实。
    春秋战国时期是国画逐渐走向专业化的时期,这一时期的国画奠定了后世以线为主要造型手段的基础。两汉魏晋南北朝,民族融合带来的文化交互影响,域外文化——主要是佛教的传入与本土文化产生的冲撞和相互吸纳,使得这一时期的宗教画占据了主流,绘画技法也受到了外来影响并得到改进。隋唐时期的宗教画发展到了顶峰,整体出现了绘画世俗化的趋向。而五代两宋,山水画与花鸟画达到了成熟,院体画与文人画成为对立的两大流派。元明清三代,国画发展已经达到了瓶颈,虽然名家辈出,但就整体而言并没有突破宋画的水准。不过这时的中国画家,因为缺乏其他参照对象,因此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瓶颈的出现。
    鸦片战争以后,西画随着西方文化和技术大举传入。有识之士在意识到民族危机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东西艺术的不同和中国传统绘画的瓶颈与危机。此后的100多年中,从海派到岭南画派再到吴冠中先生,他们都在积极借鉴西方,希望为传统中国绘画寻找出路,寻找一条得以在现代文明与艺术体系中发展壮大的道路。但这种探索却在近些年来陷入了低沉。
    将幻象主义绘画与中国画的发展历程一比对,我们很容易发现幻象主义绘画承前启后的重要地位和艺术内涵。
    首先,刘佑局由书法转而绘画的历程,与书画同源说完美契合。正如同他所说的:“其实在很早之前我就对绘画有所研究,书法与绘画其实是同母异父的姐妹,其母体都是人类的美,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有了坚实的书法创作基础,就可以把一些技巧性的东西融入到绘画创作中去,反之亦然。”这说明幻象主义绘画的出现并非偶然,中国书画同源是其得以出现的艺术前提和基础。而刘佑局敢于打破束缚,善于探索各类艺术形式背后的共通之处,是幻象主义绘画出现的个人原因。
    其次,刘佑局对西方美学理念和艺术表现形式的借鉴,延续的正是近代100多年以来,从海派到岭南画派再到吴冠中先生的探索。幻象主义绘画在国内所遭遇的不理解和冷遇,先行者普遍面对的孤独与不解可能是关键因素。将幻象主义放入中国画发展的艺术史框架中,我们不难发现其承接前辈先贤有益探索和开启后世流派的重要地位。
    东西方比较眼光下的幻象主义绘画
    近代以来,已经有杰出的艺术家如海派、岭南画派和吴冠中先生尝试对传统中国艺术进行革新,也喊出了求新求变的口号。但这种创新的精神却鲜见后来人传承。大多数艺术家日益固步自封,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而不自知。强调中国艺术的传承和特殊性,以此为由拒绝吸收外来理念,不求创新。所以中国艺术整体上呈现出了一种静止和温水煮青蛙式的缓慢改良,缺乏创新和革命性。西方文明则与我们迥异,整体上来看他们属于海洋游牧文明,是动的文明,充满了冒险精神。体现在艺术上就是求新求变,各种风格与理念的不断翻新、变化。这在近代以来得到了极大体现,各种艺术流派层出不穷。他们对幻象主义绘画这一新生流派具有更多的包容性,这是幻象主义绘画在西方受到欢迎的一大原因。
    传统的西方艺术观念建立在对理性主义尊崇的基础之上。按照这样一种艺术理念,艺术实质上是一种以个别来反映一般的准知识,评判艺术性高低的尺度是看其在何种程度上体现“普通”“本质”“共性”。西方现代艺术抛弃了这一标准,后现代主义更是去理性、去中心化。它们把艺术和生活的对立关系加以绝对化,绝对强调形式而非对世界的理性的逻辑解释。然而,这种方式将使得现代艺术彻底丧失自身的特质,它过分突出自己,实际上割裂了其与现实社会的联系,最终将走向虚无的自我毁灭。这是西方当代艺术所面临的一大难题,极端强调自我和革新所带来的艺术退化和艺术死亡。
    因此在西方艺术界出现了这样一个怪象:坚持理性主义的传统艺术家不能在形式上做出创新;而大胆前卫的艺术家们,却不具备将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套上理性马缰的能力。刘佑局的幻象主义艺术,基于想象高于想象,对想象进行理性抑制,将想象与理性有机结合,用东方调和西方。他给西方当代艺术界解决艺术退化和艺术死亡这个难题,提供了思路,自然会受到他们的尊重和欢迎。
苦衷与隐忧
    从艺术史——主要是中国绘画史的框架和东西方比较眼光下,我们能够发现幻象主义绘画的重要历史地位和独一无二的艺术价值。而现在,我们要回到幻象主义绘画和刘佑局本身。幻象主义绘画所蕴含的第一重精神世界,主要探讨与表现个体自身的情绪。
    在幻象主义绘画背后所隐藏的情绪,是对中国传统绘画走入瓶颈、陷入危机的隐忧,是不被同时代大多数人理解的苦衷。幻象主义绘画所蕴含的第二重精神世界,主要探讨个体与社会的关系。幻象主义绘画诞生的背景,是刘佑局长久以来对人与社会关系的思考。艺术是文化整体的有机组成部分,刘佑局反传统艺术,实际上已经将矛头对向了保守的文化传统。在这场反叛中,刘佑局和他的幻象主义绘画表现出了对个体与社会二者之间关联的深邃思考。
    刘佑局骨子里的骄傲,使得他必须“出走”,这种出走是文化和社会意义上的。这是幻象主义绘画横空出世的原因。这种叛逆,构成了其精神世界的一大特点。以个体对抗某种文化,幻象主义绘画背后所隐藏的是一个独立个体的反叛与抗争故事。
    幻象主义绘画所蕴含的第三重精神世界,主要探讨个体与自然的关系。
    “古人之观于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个体想要真正感受自然的美,需要付出相应的努力与代价,这是改革者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中道出的人生至理,也是幻象主义绘画想要表达的意涵。
    刘佑局的幻象主义绘画色彩鲜艳明丽,气象万千,似山水,似花鸟。在尺寸有限的画布上,纳须弥于芥子,而这种浓缩,蕴含的正是其对自然之美的深刻理解。这种基于人与自然互动关系之上的表达与思考,构成了幻象主义绘画的第三重精神世界。
    综上所述,刘佑局幻象主义绘画早已超出了艺术的范畴已经给中国乃至世界当代艺术界带来了冲击。
(作者系青年美术评论家、策展人)

 
[近期推荐]
· 一线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
· 一季度国民经济实现良好...
· 让海南成为中华民族的四...
· 党中央支持海南全面深化...
· 新动能推动我国经济稳中...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