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对逝者最好的慰藉是什么?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4年04月04日 08:09:55

对逝者最好的慰藉是什么?

□ 孟月/文
 
    每到清明节,行色匆匆的人都在缅怀自己去世的亲人,这不禁让我想起两个邻居。
    一个邻居是位阿姨,住在我家楼下一楼。前几年丈夫在出差的时候,不幸心梗去世,连遗体火化都是在外地进行的,活生生的人去出差,回来的却是冰冷的骨灰盒。
    他们的恩爱在小区里是有目共睹的,五十岁的半老夫妻买个早点都要手拉手一起去;阿姨每次去烫头发丈夫都陪着,就搬个小凳子坐在旁边,看着理发师一缕缕地卷,就像欣赏好看的影片。我想,丈夫的突然离世对于阿姨肯定是致命的打击,就如同失去了整个天空。可完全出人意料的是,她依旧每天打扮如初,甚至比从前更加讲究,还开始化些淡妆。
    因为她住在一楼,干脆就在楼门口预备了几个板凳一张小桌,泡上一壶茶,常招呼一些退休的邻居喝茶聊天。慢慢地这里成了街坊邻居的聚集地,总有人在楼下坐坐,只有在午饭时间和夜里才冷清下来。每天接送孙女上学下学,婆媳两个有空就鼓捣上一桌好菜,一家人过得热热闹闹的。
    我有时候忍不住和老公嘀咕几句:“楼下的阿姨和丈夫那么恩爱,丈夫走得那么突然,怎么阿姨和没事人一样啊?他们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