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水是流在他们心中的泪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5年04月03日 08:45:38

水是流在他们心中的泪

■ 郭天琳/文   

    水,虽对身处大巴山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再平凡、再普通不过,而对有些人来说又那么弥足珍贵,堪比生命。将那一个个有关水的故事讲述出来,谨献给记忆深处的那座遥远小山村。
    ——题记

    几年前的一个盛夏时节,我们调查组一行4人在当地老乡的带领下,来到大巴山深处,海拔1400米左右的一个叫苟丛坡的小山村,开展农村居民生活状况调查。我们一边沿着崇山峻岭中的蜿蜒小路前行,一边走家串户与当地老百姓攀谈交流。我们的所见所闻中,当地老百姓提及最多的是水,每到一处他们几乎都是噙着泪水讲述那一桩桩有关水的故事。
    相依为伴的背水桶——祖祖辈辈都没能逃脱的羁绊
    早晨,大约9点钟左右,我们在一处山坳里遇见了一位头发花白,身穿蓝布粗衣的老婆婆正吃力地背着半背桶水在羊肠小道上“爬”。在她歇气时我们与她攀谈起来。从谈话中我们了解到,老人名叫祝明珠,已68岁,一人独居。当问到她背水用的背桶时,她说:“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有这个家俬,专用来背水,什么东西都可缺,背水的桶可不能缺。遇到缺水时,来回两个多小时的山路也只有靠它,早晚都要背才行。儿子、媳妇和孙子就是因不能忍受常年吃水的艰辛才搬迁到新的住处的。”老人说了这些话,发出一声叹息,满脸的迷茫和无奈。背桶对他们山里人来说就像是个伴儿,为了那生活中的水,早晚都不离背,压弯了他们一代又一代人的背脊,这也是他们祖祖辈辈都没能逃脱的羁绊。
    峥嶙的怪石与贫瘠的土地——对他们来说又爱又恨
    “你们有没有想过用其他办法来解决饮水难问题?”我们问随行的老乡。“想过,但不行,你们看这里都是这种地质特性。”我们顺着老乡手指方向眺望,映入眼帘的全是峥嶙的怪石与贫瘠的土地,零星夹杂着玉米和其他农作物。“我们这里属溶岩地质结构,土壤多为红糯泥,且坡度较大,含水保水能力特别差。除了这满山遍野的‘龙骨石’外,就再没有什么其他特别之处了。说起这山当地人是又爱又恨。爱的是虽然条件艰苦,但还是养育了一辈辈人;恨的是这山太吝啬了,就是舍不得给我们一条小溪,或是一股山泉,使得我们时时都在为水发愁,为水受累。很多领导都来调研过,想帮一帮,但都收效甚微,无力解决这一问题啊。”
    浑浊的死水塘——几十号人和畜的全部依靠
    上午10点多钟,我们在一位叫朱兆正的老乡引领下来到了他们的饮水塘边。只见两个装有半塘浑浊泥水、并排着的水塘,当时有蓄水不过40余方。塘埂上长满了杂草,躲在塘埂杂草丛中乘凉的青蛙在我们的惊扰下都纷纷跳入塘中。朱兆正指着两个水塘说:“这就是我们7户农户,31人、20多头牲畜主要的饮水来源,也就是我们的全部依靠了。”他边说边蹲下身子,用手小心翼翼地把掉在水塘里的杂草捞了上来,并且使劲把土埂上的一条裂缝堵好,不让水渗漏。他那认真劲儿和小心的样子就像是在服侍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当他站起身来时已是汗珠淋漓,满脸通红,他说:“我们苟丛坡人把保护这水塘当成了保护自己的生命,要是谁破坏或弄脏了塘里的水,我们都会与他拼命。”朱兆正说话非常激动,同时也很严肃认真,“就是这两塘水,一般年份,我们也只能吃6、7个月,到10、11月份就没有水吃了,如果雨水少,那就更得提前了。到那时,我们只能到离这儿有十几里山路的沟脚下去排轮子等水背来吃了。”他指向我们视线里最远的那户农户,“来回大约要两、三个小时,有时深更半夜都在背水,天黑路滑,绊跤摔伤人、拌坏背桶的不在少数。在吃水问题上,我们真是受不尽的苦和累啊。”
    干涸的蓄水塘——祈求苍天能赐满满的一塘水
    11点半左右,我们来到了离苟丛坡最近的一口水塘前,该塘能蓄20多方水,但早已干涸。塘壁是用乱石堆砌而成,塘底是几砣秃兀的“龙骨石”,石缝间早已长出一尺多高的杂草,看样子这口塘已有些时日没有使用了。朱兆正说:“这口塘已有些年纪了,祖父辈的人都说没有它的年纪大。现在已经干了。在水的使用上我们从来都是精打细算,第一道用来淘米、淘菜,第二道用来洗脸洗脚,第三道用来喂牲畜,就连洗衣水也舍不得浪费,澄清后再作使用。”我们听了朱兆正的讲述感到震惊,也为他们感到难过。“我们全坡本想集钱把这几口水塘适当加固,作些防漏处理,商量了一回又一回,但都因水泥、沙子的费用实在太高,无能为力。”看着干涸的水塘,朱兆正泪光点点地说:“我们多么希望苍天能赐给我们满满的一塘水,我们苟丛坡人必将永远铭记她的大恩大德。”
    无奈的男人与女人——他们心中永远的痛
    12点半左右,我们来到何有芝家,不一会儿,整个屋就围满了人。我们与大家坐在一起拉开了家常。从谈话中我们了解到,他们这儿流传着一段俗语:“苟丛坡,坡连坡,女儿生来如捡宝,全家乐得笑呵呵;男儿生来如捡草,全家愁成一大窝。”究其原因是他们这儿男孩长大了不好讨对象,没人养老;女孩长大了好招上门女婿,好防老。通过调查,这里有20%的男人被迫外出当上门女婿,有80%的女孩子长大都留在了家里招上门女婿。何有芝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妇女,她丈夫也是招赘的上门女婿。谈到他们的孩子,何有芝说:“我们非常高兴,有一女儿,在读高中。”通过了解在他们那里也有招赘来的上门女婿由于不能忍受这种艰苦条件,特别是缺水吃的境况而解除婚约走人的。如朱富传本人就是上门女婿,他招赘的女婿就是因为条件恶劣而离开他家。何有芝说:“谈到男婚女嫁的问题,这是我们苟丛坡人永远的痛。父母有时也左右为难,没有办法,我们作为女人,也不想在这儿呆,但因父母需要人供养,我们才不得不永远留在这儿,这是命中注定了的。”说完话她就出去了,怕是让我们看见她伤心落泪的样子。
    闲置的洗衣机——他们在追求和向往美好
    在走访中我们看到几户人家也买了洗衣机。我们问他们是否用过。他们说这是在外打工的儿女给买的,也只能是下大雨时用一用,平时用得很少。随行的老乡介绍说:“我们这里虽很艰苦,条件很恶劣,尤其水特别稀缺,但我们也同样追求和向往美好的生活。这里的人们买电视、电话、洗衣机的不少,但缺水问题始终不能解决,老百姓也没有办法,全村象苟丛坡一样缺水的户有47户,205人,大家都是这样一代一代熬过来的。但我们这儿的人精神面貌很好,就像这山里的草和树,经得起折磨。”的确,我们也被苟丛坡人积极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所感动。
    下午1点半,我们与当地群众道别,他们再三挽留我们吃中午饭,但我们还是婉言谢绝了他们的盛情。我们说:“不是怕你们供不起一顿饭,更不是因为你们饮用水卫生的问题,而是我们实在不忍心增加你们的用水负担。”与当地群众挥手告别后,我们离开了苟丛坡,但他们对水的渴望却深深地印在了我们心里。水是流在他们心里的泪。
    自那次离别之后,我再也没去过那个小山村,但他们的苦和痛却深深烙印在我的心坎里,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但愿他们不再承受缺水之痛。

 
[近期推荐]
· 抓住机遇顺势而为 强化合...
· 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在合...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