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遇见自己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6年08月19日 08:28:15

遇见自己

□ 张明/文
 
      那天去会议中心开会,走出侧门,一片熟悉的景致迎面而来,马路的对面是我曾经来过多少次的军区总医院!多少个年节,我曾陪同首长来慰问病员。不用走进去,就可以凭眼波准确无误地画出一条当年的路线图。站在路这端的我,清晰地看到那个身着戎装清癯的我正行走在路的那端,走过车场,踏上小径,穿过长廓,去往病房。于是,站在时光这端的我,倏然回到了时光的那端,为不期遇见了自己而恍惚不已,感慨万千。
      屈指算来,脱下戎装已整整八载。从一个中级指挥军官转换为省级机关的一员,沉于繁冗琐杂事务中的我,难得有暇去回望军旅生涯。然而,总会有一些机缘让我们遇见自己,让我们在今昔的连缀和对比中去叩问初心,去前瞻远方。
      遇见自己,在回味从前角色的同时,我们一定会把断裂的记忆重新链接,勾画自己的行走轨迹,也必然会审视自己的内心,思量自己的变化。此时,我们自然会对角色的转换产生神秘莫测之感,对自然和生命充满敬畏。然而,此时最让人欣喜的,莫过于发现角色一直在换,初心从未远离;旅程一直在变,原点始终未忘。这时,我们会恍然:遇见自己时感受到的那份怦然心动的美,原来缘于走了那么久,我还是原来的我!
      遇见自己,就是遇见了一颗本心、一种情性,所以,相遇就是心与心的交融。从这个意义上说,与他人相遇,又何尝不能遇见本我?
远观李杜之交,他们的一见如故岂不是遇见了自己?李白因触怒权贵而放归山林,在杜甫父亲的家里与杜甫相识,杜诗这样描写他们的初识之情:“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兄弟。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李诗这样摹写他们的惜别之状:“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分别之后,他们常以诗相赠,特别是杜甫,类似“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这样的诗句,极尽对李白的崇敬之情。他们相识之时,李已诗名远扬,杜仍默默无闻。声名悬殊却依然相互吸引,正在于他们都有一副睥睨权势、笑傲王侯的铮铮铁骨,他们从对方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所以,郭沫若先生称颂李杜像是兄弟一样的好朋友,他们像 天上的双子星座一样,永远并列着发出不灭的光辉。
      再观鲁迅瞿秋白之谊,他们的同怀相视岂不是遇见了自己?内心极其丰富、对人性有着深刻洞察的鲁迅,非一流人物难得其赏识,更弗论发展友谊。而他却手书何瓦琴句“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赠瞿秋白,可见他们情意之深。秋白也在给鲁迅的信中写道:“我们是这样亲密的人,没有见面的时候就这样亲密的人。”秋白在编辑《鲁迅杂感集》时写了一篇长序,与后世评价鲁迅的节节拔高不同,瞿的评价基于文本、切中肯綮,鲁迅读后十分愉悦,大有知音之感。他们二人甚至合作写了十多篇杂文,几乎无从分辨哪些是谁的观点,两人的思想契合到了何等无隙的地步!所以,他们之间的伯牙子期之谊,实是由于文化趣味和精神特质的相似,不仅是单纯的政治理念的相通,更是心灵的相吸。秋白就义后,悲痛愤激、形销骨立的鲁迅抱病为他编辑译著,编辑、校对、购纸、印刷、装订,鲁迅无不一一操心筹划,可谓殚精竭虑。历时一年多,《海上述林》上卷终于面世,不久鲁迅就与世长辞。这部译作,成为他与瞿秋白生死情谊的永久见证。
      近观杨绛钱钟书之盟,他们的一生相守岂不是遇见了自己?1932年3月,钱钟书与杨绛初次匆匆一晤,钱钟书便约她见面,他的第一句话是“我没有订婚”,她的第一句话是“我也没有男朋友”,永世的情爱拉开了帷幕。他们的价值追求是何其一致啊!在三里河他们那个没有封闭阳台、也没有装修的寓所里,他们各据一书桌,静静地读书写作,无论是遭遇政治风暴还是生死疾病,他们都坚守着自己的精神领地,与谁也不争,爱自然,爱文化艺术,在生命的火前温暖自己的双手,一直到悄然长逝。“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当读到英国传记作家的这一段话时,钱钟书说“我和他一样”,杨绛说“我也一样”!这份共同的坚贞坚定背后,是认可,是欣赏,是相融,是遇见了自己!
      我们还可以在哪里遇见自己?无疑是在诗书里。读书人常常会有这样的体会,读到佳绝处,每恨自己也有体悟却无从达意之时,不由击节而叹“深得吾心”!晋有陶渊明“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辄欣然忘食”,明有于谦以为“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这必是在书中寻到了知音。臧克家80岁时写下一首读书杂感诗:“结识良朋历五年,殷勤夜夜伴孤眠。文章读到会心处,顿觉灯花亦灿然。”孤灯夜读、思接千载之时,古人令人心灵交通,泯灭了生死界线。毛泽东生前读的最后一篇古文是庚信的《枯树赋》,他反复吟诵“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那一刻,一生中痛失至亲至爱的悲怆,再不能实现政治抱负的悲壮,生命飘摇将逝的悲凉,一定都从他心底迸涌而出;那一刻,他与庚信已合而为一。
      从古到今,时间无垠,生命有涯,逝者如斯。在短短的人生里,我们要感恩造化赋予的每一个角色,让我们在磨砺历练中品味丰富之美;我们要感恩上苍赐予的知音知己,让我们在高山流水中品味丰润之美;我们要感恩贤哲赠予的浩瀚诗书,让我们在淡泊宁静中品味丰盈之美。遇见从前的自己,不妨驻足静观,看一眼来时路;遇见相投的同道,不妨停步细识,结一个好知友;遇见会心的书卷,不妨流连长诵,吟一曲心之声。纵使红尘滚滚,我们总能遇见自己遇见真,遇见自己遇见美!
 
[近期推荐]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 共享中国机遇 共创美好未...
· 坚持依法科学普查 搞准搞...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