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艰难抉择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7年03月24日 08:46:27

艰难抉择

■ 王权/文
 
    时针指向了午夜12点,县政府大楼楼顶西南角的一只15瓦的白炽灯依然亮着,在万籁俱寂的深夜,显得格外明亮刺眼,光浪打在足有六层楼高的雪松上,树枝似乎在挲挲地颤动。屋里,郑直一会儿坐着,一会儿猛地站起来在只有10多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来回踱步。他狠劲地抽烟,一根接一根,抽得烟灰缸满得已经放不下烟头,地上也横七竖八地扔满了烟头。
    下午他从县长的办公室出来后,就把自己关在了屋里,连家也不回,对于加班,老伴已经习惯了。算算时间已经6个多小时了,这么长时间,天知道他抽了多少烟,地上烟盒和烟头的牌子很杂。郑直平时抽烟是有讲究的,一般情况下,他只抽5元钱的大菊烟,这是当地农民工的水平,这个秘密只有司机邵军和老伴知道。而对外掏烟时才是当地的高档“绿茶”牌香烟,而盒子里装的仍然是“大菊”。
    虽然,郑直是县统计局长,但他的家庭条件并不太好。老伴是从农村来的,一直没有正式工作,是个地道的家庭妇女,人非常贤惠,对郑直也是百依百顺。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女儿郑雪梅已经30多岁了,早已出嫁,女婿高二林在县运输队当司机,小两口有一个5岁的儿子。这些年,两人的单位都不景气,日子过得很紧巴,虽然女儿雪梅早就拜托父亲给二林找个好点的单位,可郑直从没当成一个必办不可的事儿。因为他不愿求人,尤其是求了人也不好办或办不了的事。
    最让他挂心的还是儿子立勇。立勇很聪明,什么东西经他的手一捣鼓,就立马成新的了,郑直很得意儿子这一点,听到别人夸奖儿子,心中都会暗自一笑。立勇也很会为人,打小组织能力就很强,一直有一帮跟他年龄相仿的小子们围着他转,这让老郑既担心又觉得儿子很有一手,但指望他考上大学光宗耀祖,找个体面的工作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所以,郑直在立勇高中还没毕业的时候,就断然让立勇弃学参了军。这样一来可以让部队的纪律管管这小子,二来趁他还在位,等复员回来给他安排个好一点的工作。这样的安排正中立勇的下怀,见了数理化就头疼的他,可算是见到了解放区的天。
    立勇当兵一走就是3年,3年中从未探过家,不是没有探亲假,而是都让给别人了。当兵期间,这小子确实很省心,很少跟家里联系,也没张口跟家里要过钱。倒是老伴隔长不短地给儿子打打电话,关心关心。然后再跟郑直叨叨有关儿子的信息,而郑直最多就嗯一声,从不多说一句。
    儿子当兵开始,可以说是捷报频传,第一年得了嘉奖,第二年当了班长,年底一张三等功的大红喜报寄回了家,紧接着又被连队吸纳为入党积极分子,据说“七·一”就准备发展他入党。可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立勇却出事了。原因是帮老乡揍了另一个连队的东北小子,两个连队的乡党纠集起来要打群架。这事儿造成很坏的影响,因为立勇一直表现不错,又是骨干,团里做了冷处理,没有记入档案,年底提前安排他复员回家。
    关于这件事,事先郑直一点也不知道。当立勇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恨不得一棍子把这小子打死。立勇是连长亲自送回来的,这在连队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连长说:“这次出事儿,还是老乡观念害了他,不然立勇在部队肯定会有一番作为的,我也为他感到惋惜。”从此,父子俩进入冷战状态,郑直见了立勇就气不打一处来,立勇照样有一帮子小兄弟拱围着,整天不着家。郑直也观察了立勇一段时间,发现这小子虽很讲义气,但不会往邪门歪道上走。回来后,就在一个同学开的汽修店里工作,吃喝花销全靠自己的力气去挣,也不去惹是生非。
    就这样又过了四五年,郑直已经50多岁了,就要到退居二线的年龄。立勇已经28岁了,一直没个像样的工作,眼看着年龄和他相仿的人一个个都成家立业了,而立勇还八字没有一撇呢。老伴整天急得直掉泪,催郑直给儿子找工作,也好娶媳妇。郑直有时想起来,这么多年来自己一心扑在工作上,在子女的成长教育上是有缺失的,心里总有些愧疚。经过一整夜的回忆追思,郑直发觉自己对儿子根本就不了解,欠儿子的实在太多,父子俩从未开诚布公地交流过一次,儿子的学习也未有问过一次,儿子如今既没有走什么光明大道,但也没有走歪路。不是儿子对不起自己,而是自己对不起儿子。
    今天县长把郑直叫到办公室,很关心地问到了立勇的工作,并说最近准备研究一下,就让立勇到县水利局的自来水厂工作,这突如其来的好事让郑直大喜过望。接着,县长话锋一转,对郑直说:“咱县的底子薄,自然条件差,农村小康建设有好几项指标太低,影响县里的工作,这次省里验收,你们统计局的数字一定要搞准确哦!”
    听了县长这话,郑直心里明白,只要郑直把统计表上的几项数字一改,立勇工作的问题就能够解决了。可是,农村小康达标的统计数字是省里直管的,改了容易,但一核查就会露马脚。郑直把自己的顾虑跟县长一说,县长笑呵呵地说:“这不是你的任务,其他的工作我让相关部门去做。”
    天已经大亮,人们就要陆续上班了,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是做抉择的时候了。做了一辈子统计工作的郑直,每一个数字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从不容别人去亵渎它。而儿子是自己生活中的孩子,两者相权取其重。若把砝码放在儿子一侧,解决的是儿子的饭碗,失去的却是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统计事业的清白,抹杀了农民兄弟脱贫奔小康的希望,良心上过不去。孰轻孰重,郑直心里非常明白。
    思来想去,最后郑直的天平砝码还是重重地放在了“良心”一侧,郑重地在报表上签下了“郑直”二字。叫上司机邵军驱车直奔省城而去。
 
[近期推荐]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 共享中国机遇 共创美好未...
· 坚持依法科学普查 搞准搞...
· 发挥统计优势 聚焦精准脱...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