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统计数字与诗中数字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7年05月19日 08:57:20

统计数字与诗中数字

■ 际平\文

    统计与数字密不可分,统计运用数字,数字表达统计。人们用数字记录生活、分析宏观、探查微观,用数字抒发情怀、描绘自然。
    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的《统计学》由(美国)艾丽恩•玛格内利奥所著,虽然书名不起眼,但内容深入浅出,通俗易懂。译者唐海龙说:“艺术家用作品描绘他们所感悟的世界,科学家则用数字来解读自然和社会,如果有谁能把数字绘成图画或赋予数字以情感,相信这是统计学家的杰作!”这是译者对这本统计科普书的赞誉。
    “如果有谁能把数字绘成图画或赋予数字以情感……”,唐海龙的话打开了我的思路,使我的视角得以转换。汪曾祺先生的散文《新校舍》中有这样一段:在西南联大读书的时候,一次很有兴趣地去听吴宓先生讲授中西诗歌的比较。他讲的第一首诗就是北宋哲学家邵康节的《一去二三里》(又名《山村咏怀》):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全诗20个字,一半是数字,朴朴实实,朗朗上口,寥寥几句描绘一幅画面。这不就是“把数字绘成图画”吗?汪曾祺说:“吴先生以此诗开讲,正说明数字在文学作品中的独特魅力。”
    再看李白的《秋浦歌》: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生活中谁也没见过三千丈的白发,谁也不可能长出三千丈的白发,但诗人一笔数字极为传神地烘托出这“愁”已经愁得不能再愁了!这不就是“赋予数字以情感”吗?
    借用唐海龙的话,并非说这些诗人有统计学的伟力,也非称这些诗句堪称统计学的杰作,只是说赋予数字画面和情感,才能使数字更有魅力。
    当然,在统计学论文里,在统计分析文章里,谁都不可能这样使用数字。同样在诗歌里,也不会有人一是一、二是二地抒情。若把《一去二三里》改成:一去二里,烟村五家,亭台七座,八枝花开。这还是诗吗?若把李白的“白发三千丈”改成“白发三十寸”,那还愁个啥?
    统计用数和数字入诗,求之更达意是殊途同归,怎样更达意却各有各的道。
    统计用数精确是标准之一,而诗中数字没有“紧箍咒”,反而要“脱离实际”一些。《一去二三里》就算很靠谱了。宋朝有一本《艺苑雌黄》批评李白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说:“其句可谓豪矣,奈无此理何!”意思是说,诗句气魄很大,但不符合事理。杜牧的《江南村》:“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也被杨慎在《升庵诗话》中批评说:“千里莺啼,谁人听得?千里绿映红,谁人见得?若作十里,莺啼绿红之景,村郭、楼台、僧寺、酒旗,皆在其中矣。”好在何文焕在《历代诗话考索》中为杜牧反驳:“即作十里,亦未必尽听得着、看得见。题云《江南村》,江南方广千里,千里之中莺啼而绿映焉,水村山郭无处无酒旗,四百八十寺楼台多在烟雨中也。此诗之意既广,不得专指一处,故总而命曰《江南村》,诗家善立题也。”
    这些写诗和用数的争辩,有的是夸张,有的是写实。其实诗里的虚写反而呈现出艺术的真实,可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而我们统计反映社会生活的数字,当是一面镜子,生活啥样就照出啥样。

 
[近期推荐]
· 改革创新引领农业绿色安...
· 抓住机遇顺势而为 强化合...
· 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在合...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