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那一年有少年挑促织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22日 08:48:45

那一年有少年挑促织

■ 张琳/文

    日来无事,在家整理旧物,翻着翻着就带出了一本上海书店沈水根的《斗蟀秘要》。即便加上彩页也很薄的小册子,书页微黄,书体周全,再翻看书底出版日期于今已历24年。二十多年前的江南小城里那些捉蛐蛐、斗蟋蟀的少年们倏然历历眼前。
    我自小胆虚,不野不淘,但唯独在玩蟋蟀这件事上却很有些“匪气”。每年暑假最后半个月就进入了捉蛐蛐时间,小时候总是屁颠屁颠跟着邻里也不大的哥哥们后面摇旗呐喊;到了初中以后,就慢慢成为更小的孩子们的“头头”,拉起了一拨捉蛐蛐“小军”。家长怕有危险夜里是不让出门的,上午又有功课学业,于是每天晌午开始,孩子们顶着最炙热的大太阳一疯就是一下午。厂里的旷野地,路边的小树林,塘边的乱草丛,少年们时而蹑手蹑脚、侧耳倾听,时而雀跃疾呼、手舞足蹈,时而又垂头丧气、顿足捶胸,好不欢乐。少年们抓蟋蟀,遇到过胳膊粗的菜花蛇,半米多长的绿蜥蜴,一指多宽的红蜈蚣,饭盆大小的土蛤蟆,仿佛每次揭开乱石瓦砾,惊喜都会不期而至。即便无意中捅了马蜂窝,被追着蛰了好些大包,又或者是汗水浸渍小腿上被不知名荆棘剌出的道道伤口又疼又痒,当年也从不介怀,如今想来更会嘴角微翘,心驰神往。
    家里备了许多侍弄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