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对话老郭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8年10月19日 09:09:40

对话老郭

■ 任佳龙/文

    编者按 今年正值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从1978年至2018年,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各行各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纵观统计调查一路走来,队伍从小到大,技术手段从原始到先进,统计人始终初心不改。这篇《对话老郭》小中见大,堪与读者共享。

    同事老郭,年逾天命,文质彬彬,身材保持得很好,只是这两年头上多了几根白发,听说他快要做姥爷了。老郭没有琐事,我没有对象,于是有故事的人和有时间听故事的人遇见了。
  1983年,18岁的老郭参加高考,一分之差,名落孙山,终归落榜。惆怅的情绪从盛夏蔓延到初秋,老郭铺盖卷儿一扛复读去了。然而,第二年他却并没有参加高考。
  我问老郭刚参加工作时有没有迷茫,“不,不会!”他说“不”字的时候上下唇和气流的摩擦力很大,“那时候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出路很窄,能进机关工作,那是多高兴的事呦!”
  “您刚上班住哪里?那时候没有空调,夏天岂不是热死了?听说下乡还是骑自行车,有时候会遇到蛇。”我依旧想发掘老郭年轻时一些忧郁的思想。
  “我刚上班的时候,比你现在还小。领导很关心,单位在旅社给租了个房间住了一年多,是县委的行政科,现在叫机关事务管理局,负责出资。夏天的确是好热呦,晚上就溜到水渠里泡着,以前上顿渡的渠水好干净哦,清澈见底,根本看不到塑料垃圾,现在不行了。”老郭说话慢条斯理,还带着浓重的方言味,尤其是那些语气词能恰到好处地表达情绪。
  自行车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便捷交通工具,在老郭看来,骑着单位配置的自行车去下乡,是件很幸福的事情。遇到蛇只是小概率事件。“上班后第一次下乡去的就是崇岗乡(现在属高新区崇岗镇),一个来回大概八九十里路,清早出发很晚回来。有时下乡也在乡里住,乡政府的接待客房,乡供销社的旅社都可以住,两块钱一个晚上。中午就在辅调员家里吃,人家特别热情,我们调查队和辅调员的关系历来处理得很好。”
  老郭是个坚定的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者,他讲事情很客观,叙述时不煽情,不端架子,不摆资历。
  “建队初期你们活儿多不?忙不忙?”我问得简单直接。
  “最开始我们就三大专业,农产量调查、农村住户调查、还有农村经济调查,咱们这个工作最主要是细致,数据那是绝对不能出错的!”老郭说活儿不多,但是设备、工具毕竟落后。
  “二一添作五,逢二进成十……”老郭现在还能完整背诵珠算口诀表。上个世纪80年代末,计算器已基本取代了算盘,但数据汇总计算还是很麻烦,中间有一个数字加错都得重来。“后来用上电脑就好多了,刚开始还是黑白屏幕大屁股的那种,也好慢!点一下确定,要好几个钟头才能运行完成。”
  比较特殊的是打电话。
  “喂,邮电局总机吗?请帮我接云山乡政府。”
  “喂,是云山乡邮电所吗?请接云山乡政府。”
  “喂,喂,喂!”
  “你好,我是县统计局的,有个会议通知和你哇一哈(方言:说一下)。”
  “我是邮电所,还没接通!”
  短暂的尴尬后,老郭只好回答,“好哦,好哦,不好意思”。
  上个世纪90年代以前打电话都要通过交换机,先打县邮电局总机,再转接到乡邮电所,最后才能接到要联系的单位,通常还会遇到占线情况。全县下辖38个乡镇、场,一个会议通知要两三天才能下达完。“直拨的电话有了,那真是不知有多幸福呦!”老郭双手一拍,从沙发上垂下去的双脚也腾了起来,脸上的皱纹被笑容挤得更加明显。
  老郭说,我们这个系统在新技术的运用领域走在了前沿。
  “最早我们做农产量调查,测田块面积尺子太短用不了,怎么办呢?只能找老乡拉绳子量,在绳子上打结做刻度标记。”朴素的智慧就凝结在了这平凡的劳动中。“再后来省队就给配发了卷尺,好长好长的那种,现在你们伢崽卷尺都不需要了,搞了遥感技术测量,PDA里直接填数据导出就好了。”
  说到数据导出,老郭就聊起了数据上报。
  “我们统计工作对数据的时效性有很高的要求,有的数据要去邮电局,以前不叫邮政局,用挂号信寄送,重要的数据就要亲自去送。”我顺带知道了老郭第一次去省城出差,第一次遇到席梦思昏睡到小伙伴拉都拉不起来的趣事。“有了电脑后,就用软盘存储,第一代的软盘特别软,必须要小心翼翼装在硬盒子里,一变形数据就损坏了,最怕的就是到省里后发现软盘读取不了。”U盘我是熟悉的,但对于软盘的时代确实陌生。“后来技术发展了,软盘的硬度也好了,体积变小了一点,携带也方便多了。”
  “2006年的时候省里通知,各队申请邮箱,以后通过邮箱报送数据!”老郭再次双手一拍,干脆站起来:“啊呀!那真是太幸福了,数据嗖一下过去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老郭至今都难掩兴奋和激动。我翻看了单位邮箱,第一封收件时间是2006年6月12日。
  老郭转身打开了资料柜,略带神秘地捧出一个宝贝。《临川县一九八七年农村住户调查资料汇编》,封面是工整的油印铅字,翻开扉页我就意识到这是一本可以摆进博物馆的珍贵史料。
  “这个你看,还是线装的,就是拿女人们纳鞋底的那个锥子穿过去的。”老郭拿在手里开始介绍。
  “里面的内容都是我们自己在蜡纸上刻写好,油印出来的”,老郭自豪的表情已经有点按捺不住了。
  “现在的伢崽都没见过油印,以前机关学校是非常普遍的”。我父亲以前讲过油印这回事,家里现在还有蜡纸、刻字笔,所以听老郭介绍就没那么吃力了。
  “这里面笔迹还不一致?”这让我很好奇。
  “当然不一样了”,老郭笑着说:“这需要在年底的时候汇总出来,大家有各自的事情忙,谁有时间谁就刻两页,也不存在分配任务。你看,这个就是我刻的。”果然是工整周正,一如老郭为人。我前后翻看共有6种笔迹。
  “冬天天气冷,有外出的工作我们男同志主动去,让女同志留守,她们在家就会多刻几张。其实待在屋子里也不暖和,以前没有空调呀这些取暖设备,冬天就在屋子中央放个大火盆”。记得老李队长也曾讲过,冬天抄报表的时候,后背烤得暖和,手指头却冻得伸不直。在南方待过一个冬天后,对这种状况我深有体会。
  “你看,这些指标太多,横向一页写不完,我们就在下页题头写个‘续’字,两页连起来就完整了,但是在刻写底板的时候就要注意,排版油印的时候就更复杂一些。”老郭又讲了些里面费尽心思的精巧设计,都是为了方便读者。
  老郭他们这代人,做工作很主动,条件不好幸福感挺强,待遇不高上进心挺强,技术手段不行创造力挺强。
  那么,老郭为什么没有参加1984年的高考呢?他给我看了一份泛黄的旧文件。国务院(1981)134号文件批准成立农村抽样调查队。1984年,临川县农调队成立,空缺两个编制,上级领导建议进校招干,最终录用了1983年高考落榜生中的文科第一名和理科第一名,老郭是学理科的那个。
  2007年农村经济调查队、城市经济调查队、企业调查队三队合一,国家统计局临川调查队成立。
  再过几年老郭就要退休了。他普普通通,这么多年没做过领导,也没有什么突出贡献。从老郭这里看过去的事情,就像山涧涌出的清泉,澄澈透明!每一股这样的涓涓细流,汇集成了时代的浪涛。
  纸短情长,值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致敬老郭这一代统计调查工作者。

 
[近期推荐]
· 中共国家统计局党组传达...
· 担当历史使命 携手共奔小...
· 强化责任 狠抓落实 善始...
· 宁吉喆会见美国经济分析...
· 从GDDS到SDDS的统计发展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