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脱贫攻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老何印象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8年11月16日 08:50:38

老何印象

■ 梁惠琴/文

    进入统计系统近三十年,见证了统计技术从算盘、复写纸的纯手工操作模式到APP联网直报、遥感测量等现代技术手段的飞跃,见证了统计数据在各个领域的运用越来越广泛,统计工作日益赢得社会的尊重。这份成绩,当之无愧地属于兢兢业业长期耕耘在一线的基层统计人。老何,便是其中的一员。
    初识老何,是1990年初冬,在市统计局组织的固定资产投资统计年报会上。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年报会。按照议程,先由科长组织县区专业人员学习国家统计局相关制度,再组织专业人员围绕制度落实开展讨论,明确特殊情况具体处置办法。但是,科长组织学习制度的过程,却被一个大个子打断了好几次。这个大个子要么指出科长对制度的解释范围不够明确,要么举出囊括不到制度规定内的具体案例,甚至对某条制度规定提出与科长的解读完全不同的意见来。被打断几次之后,面相和善的科长脸上明显地流露出了不悦,会场的气氛也有些尴尬,这时便有县区同行站出来驳斥大个子,众人也都附和,一时间他成了众矢之的。但这大个子仍不管不顾地表述自己的意见,“嘿嘿”笑着应对同行的指责。
    这个大个子,就是老何。
    讨论时,老何更是提出了许多精灵古怪的问题来,每一个问题,都有具体的项目案例,从计划总投资、设计工期、项目资金安排到工程形象进度、资金拨付甚至项目统计人员情况等。每一个问题,他都不依不饶地要求对应制度具体条款得到明确的答案。有几次,他对科长答复的“可以……也可以……”直接表达出不满,像个小学生那样坚持:“不行,得有个统一的要求我们才好操作,要不然我们几个县区处理得不一致,那你这市里就乱套了!”我的天,这分明就不是他操心的问题嘛,何必要自讨没趣呢!对这类似是而非的问题,他甚至还监督着科长现场请示省局领导给出明确的意见才罢休。大家不说话,等着他和科长争论出结果来,也对类似的问题有了明确的判断。但是老何的问题一个又一个,没完没了,几个县区同行也不同程度地对老何表现出几分不耐烦来。
    当时的我,对这个爱较真、抠字眼、老是提问题的老何很反感,非常不理解科长为什么由着他这般折腾。
    那一年,是我入行第一次做年报。在清理项目时才发现,每一个项目都有自己的特质,要把它们都归集到投资统计制度设定的相关分类指标里,确实太难了!慌乱中,我翻出年报会记录,带着问题逐个找答案……居然类似的问题都在年报会上被提出讨论过,并明确了具体处理方法。而这些问题基本都是老何提出来的!
    我觉得自己有一点理解老何了。
    会审年报时,又见到了老何。
    这次他是带着儿子一起来的,小家伙儿3、4岁的样子,正是活泼好动的年龄。老何一边参与审表、讨论,一边照应着孩子。有时候小孩子调皮打断了大家的讨论,老何便露出一脸尴尬,不停地解释“他妈妈要上夜班,家里没人带”等,急忙把孩子揽到怀里,左手环绕着,防止孩子跑开影响到别人,右手翻报表、操作电脑或做记录。会审间歇,有人拿了老何作题材插科打诨,老何也不计较,始终“嘿嘿”笑着,热心地指点县区同行修改错误,完善报表说明。那次会审,老何的报表最先过关,但他一直到县区全部审核过关才带着孩子离开。
    渐渐地,我对老何的看法有了改变。
    在市局业务领导那里,老何始终是那个总有提不完的问题、较真的“刺儿头”,时时让领导下不来台,领导对他既恨又爱。在县区同行中,平时少有人和老何主动接触,只是在做报表有拿不准的问题的时候,大家会首先想到去问他,他也总是有问必答,清清楚楚地说明处理办法。间或遇见他也拿不准的问题,他会请示市局、甚至是省局业务领导,得到明确答复后,他再一一电话回复过来。有两次,老何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之前某个有争议的问题,现在上级有明确的处理意见了,具体要怎样处理,挂电话时还一再叮嘱:“我原来提的处理方法是错的哈!”
    1997年,因为专业调整,我和老何断了联系。偶尔听到他的消息,大都与“岳母生活不能自理,长年住在他家由他照顾,爱人身体不好”“死脑筋、钻字眼、较真”等有关。
    2017年8月,老何协助我们跑企业搞一个调研。这是20年后,我再次近距离地和老何共事。一到企业,统计人员就热情地迎上来和老何打招呼:“何老师,你有两个月没到我们这里来了哦。”语气亲昵地宛如兄妹家人。老何“嘿嘿”笑着,熟练地安排统计人员拿出统计资料供我们调阅。在我们翻阅资料时,老何在一边熟络地和企业统计人员聊着家常,一边仔细地观察我们重点查证的资料类别,还不时拿出小本子做记录。其间,他几次走到外面打电话,通知下一家单位准备相关资料。座谈时,老何专注地一边听一边做记录,还不时地插话,帮助企业回答问题,或者分析评估企业介绍的情况,他还介绍调研问题之外的一些情况,并一脸严肃地反复强调他提供的情况有助于我们全方位分析问题。在与不同企业的座谈中,他甚至还多次提醒我们:“还有某某情况你们没有了解。”
    调研间歇,老何对我们调研的问题表现出了莫大的兴趣,一直问东问西。我有意惹他说:“老何,这些不是我们常规统计的内容,平时不用掌握这些情况呢。”“那不行!”老何一脸严肃地提高了声调:“凡是与企业生产经营相关的情况,统计上都需要了解!了解的情况多了,我们才有更多的依据,评估企业上报的数据准不准确……”老何越说越着急,生怕我不赞同他的意见,满是沟壑的脸因为着急涨得通红。
    恍惚间,我又看到了当年的那个老何。

 
[近期推荐]
· 抓住机遇顺势而为 强化合...
· 10月份国民经济运行在合...
· 创新:“第一动力”的时...
· 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
· 2017年《中国妇女发展纲...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