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脱贫攻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这么微笑着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更多
更新时间:2018年12月14日 08:55:26

这么微笑着

□ 张明/文

    晴好的星期天,午后坐在阳台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惊喜地发现这期的“大咖”栏目介绍的是我的老师、话剧《蒋公的面子》导演吕效平教授。文中说,吕老师留校做党总支副书记,觉得琐碎的事情太多,找不到什么价值,于是开始写剧本,一心扑到话剧里,然而又发现太理想主义了,但是他究竟还是坚持下来并取得了成功。有人说他人格分裂,他这样回应:“在现实中,我是个俗人,在梦里,做回一个理想主义者,这样可不可以?”看着杂志上吕老师独坐在剧场鼓掌的照片,想起一幕幕往事,我在心里说:可以,太可以了!
    一气读下去,暖暖的秋阳里,现实与过往眩晕闪回,我有点微醺的感觉。其实,吕老师一直是个理想主义者。他当党总支副书记的时候,我们正读大学二年级,感觉他也曾全身心扑在学生工作上,也一样追求完美。起初,他带领我们年级的同学排话剧,也是作为做活思想工作、与学生更好沟通的手段。然而,时间久了,他的心倾斜过去了,他在戏剧创作和研究那里找到了更美妙的感觉,他终于改行了。
    毕业后,我和老师很少联系,只知道他仍在兢兢业业地从事他的话剧事业。2012年,《蒋公的面子》公演了,从秦淮河畔延伸到全国各地的如雷掌声,使吕效平这个名字响亮起来。无论别人如何看待和评价他,我以为,一个人从青年时代到花甲之年,始终能坚定地向着理想奋进,这种挚爱和执着是极可敬的。
    《蒋公的面子》反映的是时任道、卞从周、夏小山三个大学教授面对权贵的不同态度;扩而广之,表现的其实是知识分子群体面对权贵的尴尬、面对自己生存空间的焦虑不安;再扩而广之,揭示的就是整个国民对自己生存状态的焦躁和困惑。这就是它能引起不同阶层不同群体广泛共鸣的原因吧!吕老师当年做学生工作,一定也有过关于角色定位的不安;改做戏剧研究和创作,又遇到资源和人脉等种种障碍。可贵的是,他用坚持化解着自己的焦躁,他用理想引领着自己走出人生的困境。所以他敢说:“即使我是卞从周,我也是诗意的。”
    对极了!“诗意”对于人生真的很重要。三十多年过去了,吕老师已到了退休的年龄,但他内心那盏理想之灯却始终没有熄灭,靠的就是一种“诗意”的坚韧啊!有人会说:我又不会写诗,我又不是诗人,哪来的什么诗意?但在我看来,诗意就是一种人生态度,就是一种不懈的求索和自拯的智慧,与会不会做诗无涉。在做学生的时候,也许体会不到吕老师的诗意,也觉得他太过理想主义。然而,走出校园,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颠簸碰撞后,愈来愈觉得诗意确是人生的精神支撑。一次演出后,吕老师引着学校领导和日本客人上台,有学生批评他迎接领导的样子太过逢迎,吕老师接受了批评,并说出了本文开头那番话。他听到别人评价他是“狂热的理想主义者”时,又以“诗意的卞从周”来相答。掩卷深思,所有的人生殊途、景况总有相似之处,也可以收获同一种富有诗情的精神意趣。
    回首我们每一个人走过的路,用“颠簸碰撞”来形容真的不为过啊!少年不识愁滋味,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我们,走出校园后谁不曾发出过“行路难”的感喟!原来,世界不完全是书本中描绘的阳光明媚的仙境,人们更是行走在各不相同的思维轨道、奔走在各种实际的利益之间,有形无形的网罟饵钩考量着我们的理智和定力,我们常常走得磕磕绊绊,有时撞得头破血流。因而,生活在这无法逃避的尘世里,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俗的一面,会有向现实低头的时刻。然而,当一个人哪怕存一丝丝诗意,他就不会完全是世俗的,更不会是市侩的,总有一些时候,他的灵魂会浮向超出俗世的层面来打量世界的面貌和自己的所为。于是,当他再次入世之时,总会带着些许荡涤之后的清醒和清新。比如我,也会有逢迎上司的时候,也会有言不由衷的时候,也会有俗不可耐的时候。但是,我始终相信做强自己是立身之本,我始终认定虽然不能改变别人但不要改变自己的本心,我始终在看到困难和问题之时能仰面看到星空抬头看到前路,我始终坚持在静夜或清晨记录着自己作为一个读书人从内心喷涌出来的情思。于是,我常常可以清晰地看见另一个独立于现实世界之外的自己,我常常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困难挫折正在成全着一个更优秀的自我。此时,不会写诗的我分明感到了诗意,看到了光亮;然后,我微笑着走出徘徊,踏上明天的路途,建设自己的家园。吕老师说,他希望有一天《蒋公的面子》能被观众遗忘,人们能忘记这部戏,也能忘记教授们在权贵面前扭捏作态的这个传说。已过知天命之年、观看了种种生活话剧的我,多么能够理解老师的这番话!我要说,无论这世界多么斑驳陆离诡谲怪异,只要愿意,我们可以忘记许多事——那些被许多人认为是那么重要而其实无关生命本真的事。
    这么读着,这么想着,不觉一下午就快过去了。心头异常静谧的我,忽然就想起了从前读过的一首小诗:“这么微笑着,就已下午了/距思念,不知是否尚有百步/还未学会,年少的颓废何似/你的笑声就已在秦淮的对岸升起/晶莹透明,如一支圆润的笛/徘徊或挥袖/鸿雁也难传达的情意。”这是一个无名作者的诗,在晚报的征文中曾拔得头筹。是什么打动了编辑,不得而知。此刻想起它,只因为这个与老师相遇的美好下午赋予了我鸿雁也难传达的情意,只因为听到了秦淮河对岸剧场里会意的笑声,只因为在暖人的阳光和温馨的思念中感受到了晶莹透明的诗意……

 
[近期推荐]
· 国家统计局党组传达学习...
· 时隔五年,中国经济再迎...
· 我国进一步加大对地方激...
· 风雨砥砺 壮丽史诗——从...
· 扎实开展清查审核验收全...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