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面导航:| 新闻资讯 | 统计导刊 | 数说民生 | 经世导刊 | 行业看台 | 汽车时代 | 周末副刊 | 数苑观象 | 地方经济 | 新月刊 |
| 区域观察 | 经济观察 | 城市经纬 | 企业统计 | 艺苑大观 | 观点集粹 | 县域经济 | 调查月刊 | 特色产业 | 脱贫攻坚 |
  重点栏目:| 今日评论 | 潘璠视点 |
负重前行“轻骑兵”_中国信息报
当前位置:[周末副刊] →返回首页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2日 08:54:56

负重前行“轻骑兵”

——吉安县全国月度劳动力调查掠影
■ 钟家睿 

    “小钟,我们调查队干部属于国家公务员,很光荣。不过和其他单位不一样,我们调查队是统计系统的‘轻骑兵’,要经常下乡,很艰苦,你要有心理准备!”伴着老队长的这句话,我成为了江西省吉安县国家调查队一名年轻的“轻骑兵”。
    没有马,没有鞍,奔波全靠一双腿
    寒冬二月,春节刚过,淅沥的阴雨已下多日,未来的数十天恐也难见暖阳。月度劳动力调查样本优化后的第一轮调查马上就要开始。手贴着列车玻璃,冰凉的触觉倏尔袭来,我不禁有些担心,在这样的天气里入户调查恐怕不易。
    回到单位,我直奔两个社区居委会办公地,召集所有网格员开了一个简短的工作布置会。
    “此次劳动力调查是样本优化后第一轮调查,将从我们文山社区的11个网格区随机抽取16户住房单元。一个调查员无法独立完成这项任务,所以我准备了4台平板设备,交由龙大姐统一保管,待住房单元抽取后,由龙大姐根据住房单元地理位置,将平板电脑分发给对应小区的调查员,各位调查员分组调查,独立上报。”
    一切安排妥当,我踌躇着离开了居委会,却又感觉此番安排有所欠缺。其实我也清楚,计划赶不上变化,文山社区使用过测试程序调查的只有一人,样本优化后的首轮调查肯定会碰上“钉子”,我的当务之急是应该先把手头的其他工作处理完,为接下来的入户陪访预留充足的时间,确保能够及时应对突发事件。
    没有弓,没有枪,一张厚脸一张嘴
    2月24日,全国月度劳动力调查样本优化后的第一轮调查正式展开,我决定陪业务不熟练的王大姐先走几户。
    第一趟陪访就碰见了硬茬,调查对象是个一脸阴霾的中年男子。自我介绍完毕后,我试着问了几个问题,对方虽然一直在回答,不过语气不善,眼神更是盯得我发慌。那种眼神我很熟悉,每次有推销员向我推销保健品的时候,我也是用同样的眼神提防着对方。
    “您家有没有外出打工或者在校学习的人员呢?”
    “你们不是国家统计局的吗?这些信息你们应该都有啊,还要问我?”终于,中年男子不耐烦了,将我们轰出家门。无论我们出示什么证件,甚至愿意让他拍照取证,他都不愿意透露更多信息。
    好在接下来的三户都很配合,让我成功地为王大姐演示了调查过程。最后一户调查对象恰巧就住在中年男子家对面,是名退休教师。当我们结束调查时,中年男子抱着一名小女孩正待出门。
    看见我们从对门走出,中年男子的眼光明显闪烁了一下,我便顺势对他笑道:
    “大哥,刚刚住您对面的李老师也接受了调查,调查完成后我们会有一把雨伞送给您,您看是不是待会再走?”
    “不用不用,你们自己留着吧!”
    “老彭,你就配合一下这两个后生,他们是调查队和社区的,说说也没什么!”这时,刚刚接受完调查的李老师对着中年男子劝道。
    中年男子脸上有些尴尬,随即放下小女孩:“行,你问吧!”
    没有血,没有伤,统计民生将泪藏
    黑夜将至,我们的辅调员仍在持续上户。工作群中肖姐发来消息:“我这有八户调查任务,目前只成功调查两户,还有两户打了电话说晚上才能回来,我们是不是晚上一起去调查?”
    肖姐虽然年轻,但做网格员已有五六年,对自己辖区的住户有一定了解。考虑到晚上一个女子入户不太方便,我便与她约好七点在小区门口汇合。
    当我赶到地点时,发现肖姐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住宅楼前。廊灯照在她的前方,映出白蒙蒙的一片雨雾,分外清冷。想起下午那名中年男子的态度,我猜想肖姐可能也遇到麻烦了。
    “小钟,我下午和201的住户说得好好的,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才问了几个问题就被他赶了出来,你看是不是把这户换掉?”
    我摇摇头,“国家要求空户才能换户,既然有人在家,我们就再试试吧。”
    门开了,户主是位国字脸的男子,身材不高却很壮实,皱着眉头恶狠狠地瞪着我身后的肖姐。
    “怎么又是你?你还要问什么!”
    “大哥您好,我是国家统计局吉安调查队小钟,这是我的调查证和身份证。”按照程序我不卑不亢地出示了我的证件,还有国家统计局致调查对象的一封信。结果那名男子看也不看,直接将那封信揉成一团甩在我的脸上,“快给我滚远点,再不滚我真踹过来你信不信!”
    “好好好,我们走……”肖姐赶紧拽着我往后退。
    面对这番侮辱,我心中顿时怒火中烧,多希望自己能还击一句狠毒的话。但是我明白,如果真的走出这一步,今后的工作恐怕就无法开展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礼貌地回应。
    肖姐将我拖到楼下,好奇地问道:“那男的这么凶,你就不怕吗?这样对你你也受得了?”
    “当然怕,受不了难道坐那哭吗?走吧,还有四户要调查呢!”
    没有盔,没有铠,心若磐石比钢强
    接下来的五户中有四户是同一栋单元楼里的住户,其中一户的户主是被民主推举出来的栋长,不仅积极配合,还热情地为我们煮茶。
    原来,这名栋长曾是吉安县某村会计,现在是私企老总,想起刚才那户的境遇,我不禁感叹:“刘总在基层工作过,理解我们这些基层公务员的辛苦,要是人人都像您这样,那就好办事了。”
    刘总笑笑,不置可否,又为我续了一杯茶。
    “喂,您好……哦,现在可以过来了是吗?好的好的!”
    就在我与刘总聊天的时候,肖姐接到一个电话,挂掉后急切地说道:“201那户又同意调查了,现在叫我们过去!”
    原来,那名男子的母亲年前被上门的推销员骗了200元,他将我们与推销员划为一类,心中有气。后来寻思着我与肖姐也不像坏人,在我们离开后挨家挨户问了一遍,确定肖姐是社区网格员,我也是调查队干部,这才知道冤枉了好人。
    调查结束已是深夜,五岁的女儿还在等我回家讲故事。我打开微信,还有数条信息等待处理:
    “请大家抓紧时间审核2019年一季度住户电子记账情况,本周五召开季报会,季报会结束后各位包点干部需要下乡陪同辅调员调查,收到请回复。”
    “永和有几户调查信息保存不了,可能的话明天你来帮我看下。”
    “超果的数据上报不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
    放下手机,我感觉有些疲惫。夜空漆黑如墨,月亮匿了踪影。蒙蒙的细雨打在脸上,昏黄的路灯肆意地拉长着我孤单的身影。
    人生在世,责任在肩。这世间有多少如你我一样的平头百姓,身为各行各业的“轻骑兵”,日日夜夜为这个国家和社会辛苦奔波着。即使在这样的深夜,远处工地仍旧传来铿锵有力的机器轰鸣声,那些工人也有妻儿在家等候,窗前萤萤灯火,照亮了希望。
    拿起手机,我沉思了许久。最后,顺应着同事们胜利的手势,在工作群中发出了与大家整齐划一的姿态。
    “收到!”

 
[近期推荐]
· 国家统计局党组理论学习...
· 逐梦“高精尖”
· 长三角唱响“美美与共”...
· “一网一门一次”改革成...
· 清明“五一”将迎出游高...
 
[联系我们]
中国信息报记者名录

新闻热线:(010)63376728
广告热线:(010)63376800
发行热线:(010)63376723
举报电话:(010)63376713

中国产业报协会
产业报行业报新闻道德委员会
举报投诉电话:010-65573925
举报投诉邮箱:xwddwyh@126.com

报社简介 | 广告刊例 | 投稿信箱 | 记者名录 |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 | 报刊记者站管理办法 |
通讯地址:北京月坛南街57号国家统计局中国信息报社 邮政编码:100826
网址:http://www.zgxxb.com.cn 中国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43878号-2